正在招
底色 字色 字号

正在招(1/2)

    “出什么事了?”

    “出车祸了,也不知道怎么开的车就这么撞上来了,你看看这一地的血,啧啧啧,吓人哟。”

    “我看见一小姑娘,长得还挺漂亮的,被抬上救护车的,一身的那个血啊,可怜的。”

    围观者站在一旁,七嘴八舌的说话,目睹这一切发生的一些人,叹了口气。

    远远赶来的陆邃当看见那一地的血时,脑袋轰的一下炸开,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世界也安静的不成样子。

    他浑身发软,方听业看出他的不对劲,拍着他的肩膀说:“别多想,先去医院吧。”

    陆邃彷徨的抬起头,有些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无措。

    方听业还是第一次见他这副模样,叹了口气,拉着陆邃上车,前往医院时他还安慰道:“放心吧,医院那边没有死亡,应该没出什么大事。”

    一地的血始终挥之不去,陆邃双拳紧握:“是我错了。”他说。

    方听业张了张嘴,只听见陆邃接着说:“我从一开始就不该介入她的生活,是我的错,是我发现的太晚了,是我让她造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

    如果从第一次见面他就不曾贪心的话,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如果当初他扔了那张照片不去见过她,那么这一切根本就没有机会发生。

    “这怎么又是你的错了。”方听业道:“你为了保护她不是把该做的都做了么,谁知道程沐晚那个女人动作这么快。”

    还以为上次在陆邃刹车上动了手脚就会消停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知道了时悦的存在。

    陆邃没再说话,方听业知道如果今天时悦出了什么事,陆邃一定会彻底豁出去和程沐晚那个女人拼个死去活来的。

    他压抑太久了,从前没有在乎的东西他一忍再忍,温水煮青蛙似的慢慢来,可自从三年前遇见了时悦,这家伙算是完完全全有了弱点了。

    说起来好笑么,大名鼎鼎的陆邃居然会跟普通人一样,对着一个女人一见钟情了。

    两人到达了医院,询问了方才车祸进来的患者,得知时悦在手术室时,匆忙赶了过去。

    手术室的灯刚灭,盖着白布的人就被这么推了出来。

    陆邃扶着墙,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动不得分毫。

    他忽然转身,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方听业拦着他:“陆邃你先冷静一点,你仔细想想努力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你就要这么放弃吗?你这样是完全上了那个女人的当啊,说不定她现在正等着你上门呢!”

    陆邃冷冷的看着他,眼神很陌生:“让开!”

    这是他发病时才会有的表情。

    那一刻,方听业甚至不敢阻拦他。

    “陆邃。”正当一切陷入僵局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打破了局面。

    方听业闭眼松了口气,还好,还活着。

    陆邃转身看着她,时悦一身的血走了过来问:“你怎么在这?”

    陆邃没说话,只静静看着她,心脏烧着一把火,滚烫到他几乎热泪盈眶。

    “你不是死了吗?”方听业看她一身的血,不禁问道。

    “我?死了?”时悦指了指自己,一脸诧异,再看看这两人的表情,嘴角抽了抽,没什么情绪的说:“哦,可能是我诈尸吧。”

    诈,诈尸?!被陆邃喜欢上的女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诈尸说的这么理所应当的。

    “那你这身上是怎么回事?”方听业默默叹了口气,陆邃自个不问就算了,他还得帮着问,难啊,难啊。不给他加工资那可真是惨无人道了。

    时悦扯了扯衣角,低头说着:“啊这些都是鸡血。”

    “原来是这样啊。”方听业余光看着陆邃,重复了句:“鸡血,看来是没受伤啊。”

    “但是,你是谁啊?”时悦问道。这人她可是第一次见吧,为什么跟她装这么熟啊。

    “我是这家伙的……朋友?”方听业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个称呼。

    其实说实话,他真的很不想跟这家伙做朋友的,绝对的折寿三年。

    时悦扭头看向陆邃,可陆邃却珉着唇,只字不言语,甚至连看都不看时悦一眼,脸色不好的转身离开。

    时悦气笑了。

    这人没事又抽什么风,她跟陆邃是八字不合吧,绝对的八字不合。

    两人转身各走各的,方听业站在原地想了会儿。

    结婚吧,这两人。脾气都一个样,真是般配啊,般配!

    …

    余铜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人正一脸好奇的盯着电视,对于银幕中突然出现的人感到新奇。

    “你是生活在古代吗?怎么连电视都没见过。”余铜问道。

    男人转头看了她一眼,指了指那方方正正的挂在墙上的东西:“这个东西叫电视吗?”

    余铜无语的叹了口气,从茶几上拿出遥控器换了个电视频道,正巧是鬼片,女人一声尖叫,吓的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