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y全场第十一天
底色 字色 字号

slay全场第十一天(1/2)

    “啊呦,怎么回事?小乔,你小心点!”李师傅满脸关心,探头过来问。

    “啊,我没事师父,对不起,刚才手滑了。”乔叶云低头捡菜刀。

    不是吧,他是不是眼花了?

    等乔叶云直起身,厨房早就没了念念的身影。

    他冲洗好菜刀,走到架子前,上面确确实实少了两块饼干,应该是自己眼花了,饼干是不小心掉下去的吧?

    犹豫片刻,乔叶云还是忍不住找了个借口,和师傅说了一声走出后厨。

    他左右张望,寻思着小团子那两条小短腿,再怎么扑棱也跑不远不是?

    果然,乔叶云没走多远,在走廊拐角处,他很容易找到了“偷”饼干的“小贼”。

    只是,“小贼”念念身旁,还立着一架轮椅。

    走廊尽头,阳光透过老式玻璃窗,把轮椅的影子拉长,也给另一只小身影镀上一层金边。

    两个崽崽脆脆嫩嫩的声音回荡在长廊。

    “小羽毛,你猜我手里有几块饼干?如果你猜对了,我就把两块饼干都给你。”念念头一歪,双手背在身后,神秘兮兮地说。

    “唔......”小羽毛羞涩地笑笑,垂下头思索片刻,小声回答道,“一块。”

    “蛤?”念念小脸明显抽了一下,犹豫伸出肉爪爪。

    她左手掌心是巧克力饼干,右手是奶油蔓越莓饼干。

    念念大大的杏眼像水晶般明亮,嘟着小嘴的样子格外疼人。

    “小羽毛,你选一块吧,我都说了是两块耶......”她小声念叨,声音黏黏糊糊,甜得像粘人的麦芽糖。

    “你喜欢巧克力还是蔓越莓?”小羽毛眨眨眼睛,认真地问。

    “巧克力!”念念不假思索地回答,歪头看他。

    “那我吃蔓越莓的。”小羽毛从她手心拿走饼干,笑得灿烂。

    “嗨朋友,为我们的友谊干杯!”念念举起手里的饼干,和小羽毛碰了一下。

    两个崽崽津津有味吃着饼干,互相望着对方嘴角沾着的饼干屑,“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乔叶云十指蜷起,背过身快步离开。

    在卫生间拧开水龙头,一米八五的大男人靠在盥洗盆旁,望着镜子发了半晌的呆,眼眶绯红。

    乔叶云许久没见弟弟笑得这么开怀,原来他和念念在一起可以这么开心?

    自从弟弟车祸截肢之后,他总是含蓄的、内敛懂事的笑。

    弟弟知道妈妈身体不好,搬不动轮椅,从不主动要求出门玩。六岁是最好动的年纪,小羽毛就天天闷在家里,从阳台上羡慕地偷看大院儿里奔跑嬉闹的孩子们。

    曾几何时,弟弟也可以放肆奔跑玩耍......

    刚才在后厨,宋主厨说,以后会经常接小羽毛和念念一起出去玩,还详细问了小羽毛的病情,再次提醒自己每天要按时回家,嘱咐他多陪伴家人。

    他后悔了,后悔接下了赵氏的“间谍”......

    冷水冲了把脸,乔叶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一遍遍说服自己,弟弟必须要站起来,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开弓没有回头箭。

    --

    福利院大铁门外,停了两辆商务车。

    好几个小伙子扛着大包小包的器械,从车上下来。

    领头的中年女人穿着一身利索的卡其色连身裤,脸上的妆容简单干练,正张罗着团队先把器械卸到阴凉处。

    女人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喂,王院长?您好,我是徐薇,我们已经到福利院门口了。”

    “徐导,已经到了?啊,我,等我吃完这口饭,马上到门口接你们。”电话那头王院长所处的环境有些嘈杂,可以听到孩子们欢快的声音,似乎七嘴八舌叫着“好吃”,“太好吃啦”?

    徐薇挂掉电话,不禁被王院长的回答逗乐了。

    这是吃着什么好吃的了,连院长都舍不得那一口饭,非要吃完才过来?

    徐薇是京城卫视大名鼎鼎的制片人、新闻、纪录片导演,是京城电视圈儿的红人。

    她监制的一档综合服务类早间节目——《早安京城》,更是京城卫视收视率最高的几档明星节目之一,在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早安京城》除了最开始十五分钟的“新闻早班车”板块,收视率最高的就要数“早餐京城”这一板块,由京城卫视知名主持人和名厨合作,为京城人民带来不一样的营养早餐,非常应景的陪着大家“云恰饭”。

    说京城人的早晨是被这个节目唤醒的,一点都不夸张。

    徐薇最近负责拍摄一档和央视合作的纪录片《我们的福利院》,纪录片主要展现福利院中孩子们的生存现状,是国家级项目,拍摄地点在经过多次调研后,最后选定的就是京城郊区这家绿地福利院。

    纪录片之后要在央视纪录片频道和京城卫视同时播出,是央视和京城卫视的重点合作项目。

    徐薇和团队在门口确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