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y全场第十天
底色 字色 字号

slay全场第十天(1/3)

    宋星慈直视从杂物间慢吞吞走出来的乔叶云,他帮厨的白色制服没换掉,袖子挽到手肘,一双手纠结在一起。

    新中味的制服是按照欧式厨师服订制的,就算是帮厨,也有绣名字的专属制服,金属双排扣修身上衣,系在腰部的围裙勾勒出精瘦的腰腹线条。

    宋星慈把装满江米凉果的磁盘往前一推,示意他尝尝。

    乔叶云没有一丝犹豫,听从命令,拿起一块凉果送入口中。

    一入口,先尝到的是外皮的果料,有京糕的酸,有糖柚皮的柚香,还有熟芝麻的醇香和砂糖的甜。

    紧接着,唇齿间就被绵软不粘牙的糯米包围住,浓郁的米香,混合着微甜沙沙质感的红豆馅。

    这丰富又古早的口感,一下子把人拉回千禧年的夏日午后......

    唱着大风车的大背头电视,冰渣凉的橘子汽水儿,贪嘴的孩童头上冒着汗,小脏手伸向搪瓷盘中的江米凉果。

    不知不觉,乔叶云吞了三只凉果入肚,他不好意思地停住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杏仁茶。

    不得不说,江米凉果和杏仁茶的搭配很是绝妙。

    宋星慈调配的杏仁茶入口丝滑柔顺,浓郁的杏仁甜香却丝毫不抢凉果的风头,直让人一口凉果一口茶,根本停不下来。

    宋星慈见他吃得差不多了,淡定开口:“小乔,我不是个喜欢内卷的老板,在我这儿工作,不需要早到晚走,上下班不迟到早退就可以。”

    乔叶云愣了一瞬,这世上,竟然有老板拒绝“内卷”?

    他读书时母亲求表姑,给自己争取到在表姑父持股的赵氏旗下餐厅打零工的机会。

    赵氏的企业文化就是一个字儿——“卷”。

    “卷”到打杂小工都要至少提前一小时到岗,下班接着走,会被领班骂成狗。

    就算他因为弟弟治病需要钱,是带着不可告人的“任务”来新中味工作,乔叶云一开始“主动”加班是为了摸底,可是后来,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新中味的氛围。

    这里没有赵氏的勾心斗角,所有人都很友善,工作气氛积极向上,尤其是主厨宋星慈,真的是新中味的灵魂人物。

    赵氏集团的主厨永远臭着张倭瓜脸,经常不分青红皂白,对手下连着祖宗十八代一起骂。

    宋星慈面对下属的任何失误,从不急赤白脸的发脾气,只是冷静说出改进方案,还会给予正向鼓励。

    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什么难以言喻的情绪,乔叶云现在总想多承担一些工作,今天留到这么晚,是为了深度清洁地面......

    宋星慈语气和善,轻抿一口杏仁茶不紧不慢地说:“我看李师傅挺喜欢你的,好好干,做他徒弟能学到不少东西。”

    “李,李师傅的......徒弟?”乔叶云端茶杯的手抖了一下。

    “不想?那算了。”宋星慈挑眉,笑得有些俏皮。

    “不,不是......”乔叶云拼命摇头,因为被戳中了心事只觉耳根发烫。

    片刻后,他垂拉着脑袋轻声说:“对不起,宋主厨,我只是,觉得自己不够格。”

    “师父都愿意收,你怕什么?”宋星慈用纸巾沾沾嘴角,纤长的食指往磁盘边一指,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说,“剩下的江米凉果你带走,拿回家给弟弟吃,我先回去了,从明天开始,不许这么晚走了。”

    “......”乔叶云愣愣地盯着她指尖划过的磁盘边,羞愧得不敢抬头,内心陷入狂风骤雨的天人交战。

    “对了,”宋星慈已经走到门口,回眸笑着说,“小乔,下周我们和福利院有个活动,教孩子们做饼干,为他们准备爱心午餐。我会带念念过去,也欢迎你带着弟弟一起去,我听李师傅说你弟弟六岁?刚好,念念四岁,两个小朋友可以作伴。”

    “宋主厨,我弟弟......”乔叶云提起弟弟眼睛亮了,可接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让叶泽派商务车接送你们,轮椅放得下。”宋星慈摆摆手,淡定说道。

    乔叶云垂眸,点点头。

    一瞬间,他竟有些哽咽,眼眶发酸。

    --

    乔叶云到家后,轻手轻脚推开弟弟房间的门,在黑暗中避开轮椅,跪在弟弟乔叶羽的床前。

    弟弟苍白的小脸睫毛微微抖动,乔叶云带着气声问:“小羽毛,还装睡?”

    “哥哥?”小家伙猛地睁开眼睛,一双细瘦的手臂缠上他脖颈,嗓音软绵绵的,“怎么回来这么晚?”

    “哥以后都早点回来陪你。”乔叶云搂着怀里温热的小身体,心头软得不行,“快睡吧,明天早饭有惊喜。”

    “什么惊喜?”小羽毛眸子亮晶晶的,抱着他胳膊死活不放手。

    乔叶云揉揉他脑袋,神秘兮兮地说:“一个漂亮姐姐做得江米凉糕,是你最喜欢的红豆馅,你乖乖睡觉,早饭我就让妈拿给你。”

    哄弟弟睡下,乔叶云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窗户,尽量将整个身体探出窗外,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