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y全场第八天
底色 字色 字号

slay全场第八天(1/3)

    在叶泽的协助下,宋星慈成功组建了一只专业的后厨团队,开始进行培训和磨合。

    也不出宋星慈所料,赵老二派来的“间谍”乔叶云,欣然接受了帮厨的offer,没提出任何异议就办理了入职手续。

    从这周起,乔叶云和几个新招来的帮厨开始熟悉厨房,做最基础的配菜、洗菜和卫生清洁工作。

    乔叶云是叶泽面试的,当天宋星慈去幼儿园给念念开家长会,没见到人。

    一周后,在新京味的后厨,她两辈子头一次见到乔叶云。

    宋星慈检查完卤水,试了个炒锅师傅出的热菜,淡定说出改进方案:“老詹,辣炒蚬要舍得放九层塔,否则香气出不来,下酒菜嘛,口味可以重一些。”

    詹师傅今年刚三十出头,是叶泽通过猎头挖过来的“头锅”,一般整个后厨,除了主厨和副厨,技术最好的就是“头锅”。

    一开始,詹师傅对宋星慈可一点都不服气,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哪儿来的底气当主厨?不光他不服气,后厨其他几个师傅都明里暗里议论过宋星慈。

    直到,他们亲眼见识到了她做菜的样子......

    詹师傅为首的几个大师傅,都是叶泽通过人脉从个大餐厅挖来的,个顶个都是手艺好、经验足的师傅。

    他们这个圈子里,手艺好的师傅未免都有点心高气傲,好容易出头了,高薪被挖角过来,怎么会服气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当主厨?

    老哥几个一听说这小姑娘是从国外回来的,就更不服气了,也就是碍于宋星慈还有一层老板的身份,他们就当小姑娘想玩票,挂个主厨的名而已。

    第一天试菜,詹师傅就展示了一道最能展示厨师技艺的干炒牛河。

    其他小帮厨赞不绝口,只有宋星慈,尝了一筷子之后一脸漠然,平静地说:“还有剩的材料吗?我做一份吧。”

    詹师傅乐呵呵笑着说:“咋地,小宋老板,是想炒一份看看你和我的差距?没事,看在你是老板的份儿上我可以教你。”

    宋星慈摇摇头,认真地说:“哦,那倒不是,我是纯粹觉得你炒的不好吃。”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宋星慈淡定地重新炒了一份牛河。

    她做菜时,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见神杀神见鬼杀鬼”的气魄,看似细瘦的胳膊无论是大开大合的颠勺翻锅,还是提刀备菜都稳得一批。

    河粉和牛肉在锅内360度旋转,后厨飘香四溢。

    很快,一盘热腾腾的牛河上桌,詹师傅带头尝了一口,瞬间说不出话来。

    宋星慈的干炒牛河外观就和他炒的那份不大一样,她这份完美的展现了干炒牛河有由不见油的精髓。

    盘中的河粉显干带脆,带着锅气边微微卷起,每一条的颜色都一致,盘中没有一滴多余的油汤,配合绵柔多汁的牛肉,掐头去尾的银芽......

    一口下去,除了美味的冲击给舌尖带来的大大满足感,他竟吃出了酸甜苦辣四种味道,却一点都不突兀。

    詹师傅早年师承粤菜大师,当年做学徒时曾吃过师祖炒的一份干炒牛河,曾惊为天人。

    多年后,他再也没吃过这么好味有层次的干炒牛河,宋星慈这一道炒河粉,让他吃出了当年的惊艳感。

    在后厨的世界,无论是哪个职位的厨师,水平高低全凭实力说话,牛批的技术才能服人。

    之后,宋星慈接连亲自做了几道拿手菜,让这群经验丰富的厨师看直了眼吃服了嘴,一个个都乖乖叫她一声“宋主厨”......

    詹师傅的思绪飘回现在,他看着眼前自己按照宋主厨菜谱制作的九层塔辣炒蚬,皱着眉头夹了一筷子。

    细品过后,他发现自己炒的确实和宋主厨示例的相比,有很大不同。

    “明白,宋主厨,对比您示例的九层塔辣炒蚬确实香味淡了不少,我还没适应中餐用西式香草,一定改进。”詹师傅忙谦卑说道。

    空气中香葱过油的味道四散开来,另一个灶台的李师傅举手高呼:“宋主厨,您来试一下慢煮干葱焗滑鸡的酱汁?”

    “好。”宋星慈走到灶台旁,试完后点点头,“味道可以,但是葱要维持翠绿上桌才好看,细节要到位。”

    她眼神不经意扫过角落料理台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带着手套利索地切配菜。

    “成,我再重新起一锅。”李师傅说完,对着角落料理台喊了一声,“小乔,葱再多备两根。”

    “好。”年轻人爽利地答应,头没抬,手上功夫也没停。

    乔叶云?

    宋星慈倒是微微有些意外,没想到对方是个干活利落,气质干净的年轻人。

    “宋主厨,这几个帮厨的小孩里,我看小乔真不错,人踏实肯吃苦,每天最早来最晚走。对了,昨天我偶然听到他在卫生间打电话,啧啧,孩子有责任心,之前上学兼职赚得钱,全给弟弟看病了......”李师傅话痨,小声和她唠叨了几句。

    宋星慈淡淡笑笑,“嗯,听你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