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y全场第六天
底色 字色 字号

slay全场第六天(1/3)

    泰华广场,味华轩。

    此时店里人不多,两大一小落座大厅角落的四人小桌。

    宋星慈让女儿和叶泽点菜,点的都是味华轩的招牌菜,大煮干丝、马蹄咸鱼蒸肉饼、金沙排骨、奶油青豆茸、脆皮乳鸽和白灼菜心。

    等一桌菜上齐,饿瘪了的小团子率先动筷,在每道菜尝了一筷子之后,念念小脸皱成了包子......

    这时候,念念真的痛恨自己的绝对味感,在常人看来细微的差距,在她这儿就是差了不只亿点点。

    明明菜闻起来都不错,看菜名和宋星慈常做的几道菜应该是类似的,可吃过宋星慈做的,再吃味华轩“山寨”的,那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宋星慈浅尝辄止后放下筷子,皱皱眉头,这可是赵氏的旗舰店,菜做成这样,主厨不出来挨打?

    叶泽也放下筷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估计怕自己的评价伤了小团子的自尊心,面露难色地低头,又扒拉了两口大煮干丝。

    这时,几个西装革履膀大腰圆的男人,如众星捧月般迎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短发年轻女人从餐厅正门进来。

    “叶主编,外面都是散客,咱们里面请,直接去包间。”打头的年轻男人又高又胖,一脸谄媚的笑。

    “赵总,我们先拍点大厅的照片。”女人摇摇手,身后的小助理拿出单反一阵狂拍,她扫了眼大堂独自走到角落的屏风后,在一个小本本上记录着什么。

    这阵仗,着实令人侧目。

    宋星慈抬头一看,是赵启瑞?

    叶泽拿纸巾擦嘴,顺着她的视线扫了一眼胖得快要脱相的赵启瑞,轻笑道:“赵氏集团这是在养猪吗?”

    “不可以浪费食物,浪费可耻......”念念才不关心别的,用汤匙又挖了一勺咸鱼蒸肉饼,嘟嘟囔囔给自己洗脑,一口下去,鱼腥味让她眼泪快要飙出来。

    呜呜呜,自己点的菜,哭着也要吃完!

    --

    不远处的赵启瑞一眼看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娃,坐在儿童高脚椅上,眸子亮晶晶的举着勺子。

    嚯,小孩儿都馋哭了?!

    他计上心来,这不正是给叶主编展现自家餐厅实力的好机会吗?

    赵启瑞干咳两声走到小团子身旁,没注意背对着他坐的女人,刻意抬高音量笑眯眯地问:“小朋友,对我们味华轩的饭菜满意不满意呀?”

    “大脸叔叔,你要听实话吗?”小团子撑着腮帮子,生无可恋。

    “当然,小朋友但讲无妨。”赵启瑞声音中气十足,确认叶主编听到他们的对话,脸上的笑不禁更得意了几分。

    小团子小手一挥,脆甜的童声响彻大厅,“恁要这么说,我可就实话实说了,先说这大煮干丝的刀功就太次,水汆至少汆两遍才能去除豆腥味,厨子肯定为了省事儿少汆了一遍,这豆腥味隔二里地都能闻到!还有这道咸鱼蒸肉饼,蒸出来的时候没把鱼汤蓖掉,咸鱼味骚不骚鸭?洪世贤都骚不过恁家咸鱼!啊,这个脆皮乳鸽,算是瘸子里面拔将军,勉强合格,不过我吃过一道乳鸽是用松柏和香茅草熏过,那滋味儿特别棒,这个倒是像那道菜的劣质模仿......”

    听着小团子一针见血的点评,甚至提起脆皮乳鸽,赵启瑞脸色当场就挂不住了,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他身后还跟着集团的几个中层,当年抄袭拿银奖微博“出道”被群嘲的场面还历历在目,赵启瑞一头的汗哗哗往下掉,可千万不能让叶主编知道。

    踏马倒了血霉了,碰上个砸场子的熊孩子。

    “小朋友,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赵启瑞强行挽尊,咬着牙低声威胁道,“你们家长怎么教育的孩子,小小年纪满嘴谎话心眼恶毒,小心过两年进少管所。”

    那个一只背对着他坐的纤细女人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过身护在小孩身前,一头茶色的长卷发垂在腰际,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年轻女人美得妖娆张扬,眼神却冷得吓人。

    赵启瑞一瞬间晃了神。

    清冷的声音从美人嘴里吐出,“赵启瑞,我家孩子还轮不到你来教育!要说满嘴谎话和心眼恶毒肯定你最熟,那可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童子功。怎么,当年抄袭的菜也敢往菜单上放,赵氏已经沦落到一个创新菜都拿不出来的地步了?”

    赵启瑞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惊得说不出话来,死死盯着女人看了十几秒......

    艹!真是宋星慈?

    这娘们失踪这么多年,竟然没死外面?

    赵启瑞浑身的血一股脑往脑门上涌,早就忘了五年前宋星慈离家时把他头摁在汤盘里的场景,满脑子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土包子姐姐,这口气他是怎么也咽不下去。

    要照他平时的脾气,要是在赵家他早一巴掌扇过去,让这臭娘们闭嘴。

    当年的抄袭让赵启瑞丢尽了脸面,在网上被人骂得狗血喷头,父亲让他保持沉默,集团找人压评撤热搜,可他从小哪儿被人这么骂过?实在气不过就开了小号和网友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