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y全场第二天
底色 字色 字号

slay全场第二天(1/2)

    “我的水煮牛肉呢?”赵启瑞抬手质问宋星慈,怒气熏得脖根都红了。

    宋星慈看他气得直跺脚的滑稽样子,莫名想笑。

    知道的是晓得他赵启瑞没吃上心怡的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碰上杀父仇人了。

    “你说A5和牛?都被我吃完了,还剩点汤你要不将就着喝了?”宋星慈冷声道,双手抱臂,用看动物园猴子的眼神瞥了赵启瑞一眼,继续说,“我到要问问你,我做的松柏蜜烤乳鸽怎么成了你的独创,还敢拿去参加比赛?”

    赵启瑞一愣,被宋星慈的眼神和语气吓到了,心里一阵发虚。

    姐姐向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性格内向懦弱,怎么今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生于餐饮世家,赵启瑞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要继承家业,可他真一点儿烹饪天赋都没有,吃他拿手,做是屁都做不出来......

    这次比赛是父亲逼他参加的,抄袭......不是,“借鉴”姐姐的菜,也是父亲给他出的主意。

    赵父说都是一家人,那不能叫“抄袭”,姐姐的手艺就是赵家的手艺,他代表赵氏集团参赛是为家族增光,用姐姐的菜是她的荣幸。

    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赵启瑞看向站在一旁满脸阴云密布的父亲。

    父亲眼神冷得结冰,证明很生姐姐的气?

    赵启瑞觉得自己又能支棱起来了,扯开嗓子,指着宋星慈鼻子嚷嚷,“你吃了?我和爸妈还没吃呢!我用你的菜参加比赛怎么了,你别不知好歹,你是赵家人,用你的菜那是看得起你,你也不看看自己大肚子的丑样,有资格代表赵家参赛吗?”

    “你承认抄袭了?”宋星慈抬抬眼皮,冷声问。

    “我那不叫抄袭!叫借鉴,一家人怎么能叫抄呢?”赵启瑞更来劲了,扭头对着赵父说,“爸,这么多年来她还是一点规矩都没有,咱们赵家怎么养了这么个怀着野种的破鞋!”

    “启瑞,不能这么说姐姐......”赵母神色慌张地看了眼丈夫,面有难色地走到儿子身旁,拽拽他袖口小声劝了一句。

    “怎么了?未婚先孕的破鞋,她敢做不敢认啊?还不是那两个南蛮子教的!”赵启瑞向来不把母亲放在眼里,见父亲没阻挠,甩开母亲的胳膊更加肆无忌惮,作势开始卷袖子,“妈,你起开,我今天要好好教教她赵家的规矩。”

    宋星慈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家人,提到养父母,触动到她的痛楚,强忍住眼里的酸涩。

    她本打算拎着箱子一走了之,这辈子和赵家老死不相往来,没想到赵启瑞对抄袭竟然不知悔改,还辱骂她养父母。

    十三岁刚到赵家时,宋星慈特别不适应,经常想念养父母和那座南方小城,养父母离别时答应她会经常来看她,却一次也没来过京城,她是怨过养父母的。

    直到十七岁,养父母去世后她收到过养父母的遗物,里面有一本日记,日记里写着对她的思念,和赵家人多次阻挠养父母来京城看她。并且,养父母每月都打2000块零花钱到赵家账上,逢年过节打得更多,就希望宋星慈不要在赵家受委屈。

    这些事,宋星慈一概不知......

    她在赵家一分钱零用钱都没有,从高中起,学费都是自己打零工赚的,或因成绩优异取得奖学金。

    忽的,宋星慈感受到腹部发烫,体内像多了一股神秘的能量,抬手一看,指尖似乎微微发亮。

    “规矩?赵启瑞,今天我就教教你什么叫规矩!”说话间,宋星慈迎面走到赵启瑞面前,一把揪住他耳朵就往厨房拖。

    赵启瑞想挣脱,可奇怪的是他浑身软得像棉花,一点力气都没有,喉咙仿佛被禁言了,叫都叫不出声,只能任凭身形瘦弱的姐姐随意拉扯。

    一旁的佣人和赵父赵母都没反应过来,眼瞅着宋星慈似乎周身发着和神仙一样的金光,像拎小鸡仔一样拎着一米八五的赵启瑞。

    “女人怀孕就是破鞋?那你奶奶你姥姥你妈是不是都是破鞋?称长辈为南蛮子?我父母还轮不到你来对他们指手画脚!赵启瑞,我看赵家十九年来是一点规矩都没教会你,你听好了,我姓宋,从来和你们不是一家人,还有,抄袭这件事没完!”

    宋星慈揪着赵启瑞的一张大脸,不由分说,一把摁在只剩红汤的盘子里,冷笑着说:“呵,你不是想吃水煮牛肉吗?牛没了,你就闻闻味过把瘾吧。”

    只轻轻一推,赵启瑞和桌上的一堆盘子一起飞到厨房角落,噼里啪啦一阵响。

    宋星慈疑惑地盯着自己的双手,她也没使多大劲啊?

    “启瑞!启瑞你没事吧?”赵母第一个反应过来,尖叫着扑在瑟缩成一团的儿子身上。

    赵启瑞被辣椒辣了眼睛,这会儿也能发声了,瞬间嚎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哭得语无伦次,“妈,妈辣眼睛了,妈瞎了!”

    “傻儿子,妈没辣着眼睛,妈没瞎!”赵母惊慌失措抱住好大儿硕大的脑袋,儿子这是被摔傻了?

    张婶和佣人们慌手慌脚忙着找毛巾、收拾残局,整个家乱成一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