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7 章(1/2)

    夏梨红着眼转身,“他是不是好人又怎么样!至少他会鼓励我,肯定我,会在我困难的时候帮我。不像你!总觉得我做什么都不好!天天打击我!”

    江岑被她气笑:“他要靠你赚钱当然会鼓励你!他帮你是为了做慈善吗?你以为他做这些都是图什么?!”

    不可理喻。

    明明这些年他都不在,却装得像是什么都知道似的。

    反正在他眼里,叶景程做什么都是心怀不轨。

    夏梨有些崩溃地抓了抓头发,“那都是你自己臆测的,你别总把别人想那么坏好不好!”

    “是你不知道人心到底有多坏!”

    “我知道!!”

    江岑讲出那句话之后,夏梨几乎是在下一秒就脱口而出。

    反应之快,不说此刻有些愣了的江岑,就连她自己也没料到。

    这楼里已经没多少人住,站了许久也不见有人路过。

    巷子里的那盏破灯在静谧中发出滋滋的电流声,仅有的昏黄在明灭间闪动。

    夏梨垂眸,缓慢眨动的眼睫片刻躲进那阴影中。

    半晌,她低声道:“我知道……我不是傻子。”

    “我没……”

    江岑解释的话刚说出两字,夏梨就已经转身,留下一个黑乎乎的背影。

    小小的个子笼在不合身的大衣里,在江岑看来,显得尤其扎眼。

    他很快便追了上来。夏梨立刻后退一步和他拉开距离,皱着眉问:“又干什么?”

    江岑盯着她身上的那件衣服,说:“把衣服脱了。”

    “什么?”

    夏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手下意识地护在胸前。

    江岑耐着性子重复:“叶景程的外套,脱了。”

    “……”

    夏梨一口闷气瘀积在胸口,感觉此刻血压飙升。

    一向性子软的她此刻也来了脾气:“你让我脱我就脱啊?凭什么?”

    江岑直直地盯着她,一点儿也没有要改变主意的意思。

    “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夏梨犟着和他对视。

    可那双深眸一瞬不瞬地凝着自己,眼底似有暗流汹涌,像是随时都能将她吞噬。

    还没到一分钟,她脸上不自觉就烧得厉害。

    算了。

    好女不跟男斗。

    打不赢我跑还不行嘛。

    “起义”失败的夏梨灰溜溜地收回视线,“我自己脱……你你你别碰我啊……”

    她一边警惕地看着江岑,一边不情不愿地将外套脱下来。

    冰凉的夜风从巷口吹来,她立刻冷得打了个寒战,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江岑这没良心的。

    就是要冻死她。

    心中正腹诽,一件皮衣就被江岑扔到她怀里,语气仍是不容置疑:“穿上。”

    夏梨看他一眼。

    脱了皮衣,他身上只剩件单薄卫衣,显然不足以应付这夜晚的寒意。

    “不用了,你穿吧。我也不是很冷。”

    夏梨将衣服递还到他面前,江岑却接过来直接披到她身上。

    披完,他又将她手里的那件大衣接过来抓到自己手里。

    ……这么贴心?

    夏梨正有些受宠若惊,就看到他拿着外套的手臂一挥——那件看起来很贵的大衣在空中飞出一个抛物线,准确无误地掉进了旁边脏兮兮的垃圾桶里。

    夏梨:……………

    贴心个屁啊!!!!

    “你你你……你干嘛啊!我我……我还要还给人家的!”

    她吓得人都结巴了,慌忙朝垃圾桶跑过去。

    刚扔,应该还能抢救一下。

    江岑一伸手将她拦住,沉声道:“衣服穿好!”

    “……穿穿穿!”

    夏梨无可奈何地瞪他一眼,立刻将他的皮衣匆忙套上袖子。

    衣服穿好,江岑拦住去路的手却没放下来。

    “我穿好了,让我过去啊!”

    夏梨着急地抬头看他。

    “很脏,没闻到臭味?”

    “闻到了!还要你说!”

    夏梨要被他气死了,“知道脏你还扔啊!”

    江岑回答得理直气壮:“不脏我就不扔了。”

    夏梨:……

    看她生气的样子,他似乎觉得特别好玩,眼中还有笑意。

    趁他正沉浸在幸灾乐祸的快乐中,夏梨一弯腰从他手下钻了过去。

    跑到垃圾桶边,差点没被熏死。再看那黑色外套,已经被旁边的外卖垃圾弄的污浊不堪,残渣和油渍蹭了大片。

    没救了。

    这外套算是废了。

    就算捡回来叶景程也不可能再穿。

    他这人一向对服装极为讲究,从不穿便宜货。

    这件外套她刚刚拿在手上的时候看过,是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