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1 章(1/2)

    夏梨也不知道何嬉是什么时候走的,反正等她看过去时,她人已经不见了。

    只有江岑,还靠在那张折叠椅上,审视般地看着她。

    刚刚在安全通道里被他“恐吓”之后,她就觉得脑子乱乱的,有点打不起精神。

    以前,他总是喜欢在她面前装的很凶,想要吓退她。那时她年纪小,没有那么多顾虑,面对自己喜欢的,总是一往无前,没在怕的。

    但现在不同了。

    什么都不同了。

    代檬还在一旁看着,夏梨强打精神拍了几张,摄影师却一直不满意。

    “夏老师。脸上的表情可放自然一点,我们再来几组啊。”

    夏梨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

    她也并不是不想放松,而是江岑灼灼的目光就这么赤|裸|裸地一直跟着她,连带着全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她身上。

    像是全世界都在质疑,她是靠什么走到的今天。

    心态失衡,像是什么都做不好了。

    代檬发现她的不对劲,转头看了看江岑,多少猜出些端倪。

    所有人都看着,她可不想让别人看橙娱的笑话。

    她走到江岑身边,表面上笑的礼貌:“江老师,您这样盯着谁,谁都抵不住啊。这丫头初出茅庐的,您多包涵包涵。”

    江岑看着夏梨不以为然道:“我也就是看看而已。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住,以后进了剧组还能正常拍戏?电影拍摄现场可比这里人多多了。”

    代檬知道他这人就是故意的,但大庭广众之下,她也只能耐着性子,对他好声好气:“您说的对。不过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谁不是从第一部戏开始的呢?我们家新人虽然没什么拍摄经验,但新人也能出英雄,您当时不也是嘛,还请您多多体谅。”

    江岑转过头看向代檬,不屑道:“成了英雄又怎么样?飞上天的鸟被剪了翅膀,它就什么也不是。”

    不等代檬回应,他慢条斯理的从座位上站起,懒懒道:“不看了。没意思。”

    说罢,径直朝着VIP休息室的方向离开。

    代檬知道,自两年前的那场风波起,江岑就看不惯叶景程,任何场合都没给过他一次好脸色。

    事情发生的那晚,她人就在现场。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江岑突然发疯似的拿烟灰缸往叶景程脑袋上招呼的样子,一点也没留余地。

    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当时,她和其他人都被这幕吓到呆滞。反应过来之后,旁人逃的逃躲的躲,只有她壮着胆子想要去将叶景程拉开。

    还好那天他的保镖就在门外,听到屋内的尖叫后立刻冲了进去,在江岑还要来第二下之前,将他按倒在地。

    最后,一个脑袋开了花,养了两个多月。

    另一个被揍到鼻梁断裂内脏出血,也差点丢了半条命。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江岑在这行必定是混不下去了,但没想到叶景程事后竟也没什么动作,只因为此事弄黄了他的几个代言。

    私下有人问起,叶景程也只说,宁犯君子不惹小人,他不想跟一个疯子纠缠不清。

    自那之后,两人倒是再也没发生过什么明显的冲突,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只是最近,江岑对叶景程的敌意似乎又明显了许多,竟连新人都要无辜波及。

    疯子就是疯子,做事毫无道理可言。

    江岑一离开,代檬也跟着夏梨松了口气。再回头往拍摄现场看过去,夏梨的脸色明显好了很多。

    见她望过来,拍摄间隙的夏梨立刻朝她感激又抱歉地笑笑,澄澈的眼中满是自责。

    那眼神,竟让她一时间有些心软。

    可再一细想,又觉得烦心。

    看来这丫头是真的怕江岑。

    只是拍个照就被影响成这样,往后还有几个月的同组时间,那岂不是每天都水深火热。

    调整一番后,拍摄终于顺利结束。

    如释重负的夏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下场时,一直不好意思地跟工作人员们挨个道歉。

    看代檬脸色不太好,她自觉心虚,也不敢开口。独自一人去更衣室换完衣服,便坐在凳子上发呆。

    她想,也许江岑说的对。

    她或许根本不适合这行。

    门口传来叩门声,她说了声“请进”。

    随后,代檬推门而入:“他们跟我说你过来换衣服了,好了吗?”

    夏梨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好了好了。”

    “那走吧。”

    正要转身出门,夏梨突然在身后叫住她:“檬姐,那个……今天谢谢你啊。”

    代檬知道她指的是江岑那事,淡淡道:“你不用谢我,这只是我的工作,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是份内的事。”

    夏梨喉中一哽,知道她言下之意是什么意思,低下头道:“对不起檬姐,给你添麻烦了。”

    代檬恨铁不成钢地看她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