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0 章(1/2)

    刚刚打完电话的代檬正好从外面回来,见她魂不守色的不知道要去哪,一把拉住她:“干嘛啊慌慌张张的?”

    “我……我上厕所。”

    代檬看她一脸像是憋得不行了的样子,摆摆手道:“快去吧,早说让你不要喝那么多水了。”

    夏梨一路逃命似地走到房间外,抬头看见「安全通道」的绿色灯牌,想也没想地推门躲了进去。

    重重的消防门在身后“嘣”地一声关上,追在身后的洪水猛兽终于也被隔绝在外。

    她紧紧抓着栏杆把手,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安全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只不过是因为做了个梦,又不是真的对他有什么想法。

    想到这,心里又突然失落起来。

    不是没有,而是不可以有。

    虽然她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但他已经不是自己的“阿岑哥哥”了。

    他现在,是她的同事,是她的前辈,唯独不是她的“哥哥”。

    更不是她一直等的那个人。

    情绪沉淀之时,身后突然“吱吖”一声,门被推开。

    夏梨有些意外地转身,正好跟江岑迎面而来的眼神撞个满怀。

    夏梨:……

    这什么人,怎么还阴魂不散呢。

    关上门,江岑朝她走了两步。

    与此同时,夏梨也退了两步,眼神同步躲闪。

    两人的脚步在逼仄的楼梯间内回响,随即,静谧中传来江岑的一声冷哧:“怎么?刚刚不是和秦老师聊的挺欢的吗?现在看见我就躲?”

    夏梨垂下眼,心虚地回应:“我哪有躲你……那个……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拍照了。”

    说完,她试图饶过他去开门,可那一路追来的洪水猛兽哪能那么轻易放过她。

    江岑长得很高,几乎高出她一头来,随便往那一站,便将她的去路堵的死死的。

    身体离得极近,夏梨又下意识的去躲。

    但她越是躲,他就越是像故意地靠近,最后又将她逼到角落,四面楚歌。

    他低头问:“跑什么?你以前可从来不怕我。”

    无处可逃的夏梨抬手想要推开他,可手掌刚刚抵上他的胸前,就明显感觉到那布料下的肌肉形状,立刻像被烫了手似的缩回来。

    江岑看着她渐红的脸,笑了一声,突然一把抓过她刚刚的那只手往自己身上放。

    等一脸惊愕的夏梨反应过来,立刻使出吃奶的劲把手往回抽。

    手腕上的力道一松,她随即整个人的身体都往后栽了一下。

    “江岑!!你干嘛?!”

    一心急,直接念了人家大名。

    江岑看着她瞬间满面潮红,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画面,笑得肩膀都抖起来。

    “这点尺度都接受不了……”

    江岑止了笑,意味不明地看着她,“后面还有亲热戏呢。亲热戏你懂不懂?就是男女之间……”

    夏梨红着脸打断他:“我知道,我看过剧本了。”

    “拍的时候会有很多人看,这个你也知道?”

    见夏梨没有做声,江岑又继续戳她的心:“你家里人知道吗?”

    夏梨脸色一僵,随即眼尾渐渐发红。

    默了半晌,她低声道:“江老师,我真的只是想演好这部戏,可不可以请你不要来招惹我。”

    “我招惹你?”

    江岑脸色一沉,随即冷笑:“当初非要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的是谁?突然走掉的是谁?现在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又是谁?你把我当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夏梨渐渐意识到什么,他之前的种种奇怪行为好像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所以,你现在是在报复我?”

    江岑凝着她默了几秒,竟大方承认:“对,报复你。挺好玩的。”

    原来他真的是特意来看自己难堪的。

    虽然预想过,但从他嘴里亲耳听到,夏梨仍然一时没法接受。

    江岑没有给她继续消化的时间,继续道:“你要是受不了,现在就可以走。别等进了组,到时候又哭哭啼啼的说不干了,连累其他人。你这个角色是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清楚,赵导再找个人接替也是轻轻松松的事。”

    轻轻松松的事。

    他说得也像是极为轻松。

    强忍着眼中的酸涩,夏梨尽量把语气放得冷静:“如果我不走呢?”

    烟草和薄荷气味交裹着进一步逼近。

    那双乌黑的眸中像是藏着暗夜里的深海,要将她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他顿了几秒,轻挑唇角:“你也知道,我是个疯子。”

    -

    回到拍摄现场时,夏梨的状态已经很不好。

    代檬一边给她检查着妆容一边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上完厕所回来脸色这么差?又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