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27 章(1/2)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穿成反派保护神》求收藏~  林辞月猛然抬头,不明白云妃为什么会如此说。

    云妃从哪里看出她喜欢沈煜城?

    云妃被她略带惊异的模样逗笑,林辞月方觉自己神态不妥,赶紧垂眼:“让娘娘见笑了。”

    “不要紧。”

    云妃在宫中见惯了尔虞我诈,自然能看出来林辞月不是在说谎。

    若非喜欢怎么会委曲求全呢?

    因此她对梅夫人猜测是林辞月从中作梗更是觉得无中生有,林辞月可比她想的通透的多。

    消除这层戒备后,云妃对她的态度也热情起来。

    还带她在云霄宫里转转,前世的林辞月可没享受过这份殊荣,虽然来过云霄宫,但只到过那么一两处地方。

    尽管云霄宫是仿照镇国侯府修建的,但也有很多不同,林辞月陪着云妃,听着她耐心的讲解觉得云妃看似养尊处优毫无烦恼,但其实内心也极为孤独。

    或许很久没有人来看望她同她说话,云妃便对着林辞月说了不少,看来她过往真是对云妃以偏概全了,其实云妃和她一样,都是为了家族身不由己。

    不过她们二人的话题都避开沈煜城纳妾之事,云妃更没有让她劝说沈煜城。

    林辞月觉得云妃似乎本就不想掺和这件事。

    毕竟沈煜城最听云妃的话,若云妃开口,没准他就不会这么顽固了。

    不过她有了私心,希望云妃永远不要提。

    林辞月知道自己这么想倒是坐实了小肚鸡肠的传言,至于原因,她不愿细想。

    而云妃通过林辞月的言行举止更加觉得她这个弟媳谈吐不凡,心胸也比一般姑娘豁达,可谓是饱读诗书。

    果然是出身于礼仪之家。

    末了她笑着拉住林辞月的手:“本宫与你甚是投缘,若以后得空也常来云霄宫坐坐。”

    林辞月有些受宠若惊:“谢娘娘抬爱。”

    “煜城这孩子自小性子就比一般人稳重,可近两年不知怎了,或许是小时候太压抑了,现在倒是活泼许多,若他做了什么事惹你不快,”云妃微微一笑,“你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林辞月一怔,还以为云妃会让她多担待,没成想竟是如此温柔的一句话。

    她摇头,也弯了弯唇角:“世子年少有为,明心见性,该是我向他多学习才是。”

    平心而论,沈煜城确实担得起“年少有为”这四个字,在同龄人还在书院里为了成绩而苦恼时,他已经跟随镇国侯上了战场。

    见了刀光剑影还能保留一番天真是林辞月不曾想到的。

    云妃听她这么说完更欣慰了,拍了拍她的手,眼中却流露出担忧:“侯爷与兵部尚书在云济开国时期曾并肩作战击退外敌,因此二人立下口头婚约,”说到这里她苦笑了一下,“如今形势你也看见了,但侯爷觉得言出如山。”

    “因为我们是这样的身份,所以早就注定了我们的身不由己。幸而煜城不是一个真的冷漠的人,他会对你极好的。你们未来的路还很长,考验也很多,希望你们能互相扶持,不管发生什么请你信任他。”

    林辞月原本平静的心激荡起来,像是被人往湖心投掷了一颗石子,然后湖水一圈圈产生涟漪,再也得不到安宁。

    她觉得云妃好似将她看穿。

    从未有人和她说过这样的话,不管是林夫人还是梅夫人都告诉她要恪守世子妃的职责,对外优雅端庄对内则是将一切处理地井井有条。

    在她死心塌地地对身边的人好的时候没人感激她,只觉得那是应该的。

    现在她不准备这样做了,她想离开泥潭去到别处开一朵美丽的花,却有人期盼她留下来。

    林辞月这一世没有奢望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感情,她只想在得到想要的一切后潇洒离开。

    她真的这么想吗,要不然为什么不能完全接受马安安嫁进镇国侯府呢,除了前世的仇恨就真的没有其他原因吗?

    对于沈煜城来说,她用前一世他的冷漠来惩罚这一世并不这样的他,是不是错了呢?

    云妃见她一直没说话,知道林辞月这是想进去了,聪明人会看清前路的。

    她便安心道:“时辰不早了,本宫让荣景送你回去。”

    “谢谢娘娘。”

    林辞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云霄宫的,她只顾着低头沉思刚才的问题。

    然后景荣忽然停了脚步,行礼道:“参见瑞王殿下。”

    从林辞月的角度能看见一角暗紫色的锦袍。

    瑞王?

    瑞王正是云济后来的太子。

    云济帝有好几个儿子,然而皇后膝下无子,云瀚是贤妃的儿子,按排名来说是第六位。

    按理说无论太子之位如何都不会轮到云瀚,可比他年长的几位皇子在后来几年不是因病或因意外去世就是犯了错误被贬。

    想来这位未来的太子殿下手段极为狠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