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26 章(1/2)

    林辞月自知理亏,也不做辩解任由沈煜城随便说。只吩咐画眉打一盆冰凉的井水送到卧房。

    “等会儿,”沈煜城开口,“十九你再带着画眉去冰窖取块冰块。”

    林辞月不解:“你要冰块做什么?”

    “用冰块消肿速度更快啊!”沈煜城指着自己,“这么一张俊脸自然要好好保养的。”

    林辞月觉得沈煜城真是暴殄天物。

    在炎炎夏日冰块是极为珍贵的东西,连尚书府这种官家夏天都很难见到一块,除非皇帝赏赐才能得到。

    也就镇国侯府可以自制冰窖储存冰块,旁人家怕是只有在寒冬才能看见。

    罢了,沈煜城讲究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眼看沈煜城心情似乎比刚才要好一点,林辞月便忍不住开口:“这么宝贝你那张脸,怎么还凑上去找揍啊?”

    沈煜城眉毛一挑,牵扯到伤口,顿时疼得呲牙咧嘴:“你有没有良心,我这不是为了你吗?”

    “为了我?”

    沈煜城用指腹抹去嘴角的血迹,语调随意:“我有你就够了。”

    林辞月脸上一红,嗔道:“不要再开玩笑了!”

    沈煜城长吁短叹起来:“我都为你挨打了,你还不信?”

    她信自己能重生也不会信沈煜城嘴里的话。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没关系,我都会解决的。”

    沈煜城觉得这小姑娘的脑回路简直清奇,让他一瞬间忘记了疼,只是干巴巴地看着她,想着如此风流倜傥的自己在她眼里为什么像个活生生的反派?

    难道他在她眼里就这么没有魅力?

    是,他确实对她扑朔迷离的身份感到好奇,但他也没逼迫她一定要一五一十说出来呀!

    听说自己要纳妾完全不吃醋就算了,怎么还一副他要害她的模样?

    这太不应该了!

    沈煜城实在有些心累:“随你怎么想,反正我话撂这儿,我不会娶马安安的。”

    说完便大步流星地往书房方向走去,林辞月抬起手想抓住他的衣袖,可是布料却如流水一般从手中滑走,唯剩下空气。

    林辞月知道沈煜城今日和沈宗胜吵架只是一个开始,本想着要找个时间再和沈煜城聊聊这件事,却没想到翌日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奴婢见过世子妃,云妃娘娘邀您去云霄宫一见。”

    说话的是云妃身旁的大宫女景荣。

    沈煜城今日有事出门了,云妃看来是算准时间让景荣过来找她。

    就算沈煜城在,她也不可能不去赴约。

    林辞月微微一笑:“好,那麻烦景荣姑姑带路。”

    云妃能来找她倒是有些意外,看来沈宗胜实在是气得不轻,要不然梅夫人也不会通报宫里。

    前世她不是没进过皇宫,但都是跟着沈煜城一起的,这种鸿门宴还是第一回。

    林辞月上了马车,景荣跟她解释:“本来前几天娘娘就想请您进宫一叙,结果被一些事情耽搁了,就拖到现在。”

    林辞月觉得这个解释实在有些站不住脚,只好笑笑,将身板挺得更直了些:“也是辞月疏忽了,早该进宫觐见云妃娘娘的。”

    景荣点点头,觉得林辞月容貌不凡,气质典雅,礼仪周到,态度也不卑不亢,完全没有传闻中那么不堪。

    进宫后更是微微低头,注重细节,全然不见某些所谓的官家小姐那种无聊的好奇,对她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林辞月自然是不好奇的,毕竟她不是第一次来。

    云济皇宫虽然高贵庄严,是云济权力的中心,被无数子民仰望,但她并不喜欢这里,高高在上的另一面则是无尽压抑。

    密不透风的华丽城墙将春风隔绝在外,花草树木都是按照花匠精密的计算长成的。

    甚至连鸟儿都不能自由停落在琉璃瓦上。

    这里的人永远低眉顺眼,步履匆匆,如千篇一律设置好的,机器。

    对,就是沈煜城曾说的那个词。

    因为云妃喜欢植物,所以云霄宫栽种了许多绿植。

    此外云霄宫还是仿照她在镇国侯府的格局修建的,因此林辞月走在当中没有任何不熟悉感。

    云济帝宠爱云妃不是空穴来风。

    此刻云妃正亲自为几盆鲜花浇水,她垂着头,目光认真。

    云妃不比沈煜城大多少,此时正是如一朵花开到最艳丽时刻的年纪。

    景荣通报:\"娘娘,世子妃来了。\"

    林辞月行礼:“辞月见过云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云妃将洒水工具交给一旁的小宫女道:“你我二人不必如此拘束。抬起头来,让本宫仔细瞧瞧。”

    林辞月应声抬头。

    前世她对云妃的记忆不多,毕竟云妃身在深宫,平日也是深居简出,又因为镇国侯府对林辞月这个儿媳妇不满意,云妃更不会让她进宫。

    离近了看,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