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25 章(1/2)

    这真是一个糟糕的问题。

    “我......”

    一向牙尖嘴利的林辞月忽然就不知道要怎么反驳了。

    站在她的角度,自然有千言万语可以如倒豆子一般道出。

    纵然她能用名为“语言”的利刃狠狠刺向沈煜城,但这一刻她犹豫了。

    林辞月彻底意识到她在和他闹别扭,她不知道现在对他是什么感觉,感情复杂到不是轻易可以说出的,他们大概是最不像夫妻的一对夫妻了。

    她胸口剧烈起伏,而后那双清澈的眼睛布满无力感。

    沈煜城已经得到答案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我们还未成亲前你就提醒过我,这不过是一场利益联姻,是我忘记了。”

    他没再看林辞月转身离开。

    一定是因为开着窗户,夏风又燥热,林辞月才觉得眼眶有些热意。

    马安安会嫁入镇国侯府的,这不是她拒绝就能阻拦的了,那是他的青梅竹马,他们怎么可能不是两情相悦呢?

    沈煜城实在没必要再来问她,林辞月如是想:他就是想给她找不痛快罢了。

    于是那天晚上沈煜城第一次去了书房,林辞月侧身躺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地面,红烛的火苗偶尔轻颤,将映在地上的影子不停变幻。

    可是怎么变都变不出那人的轮廓。

    直至她枕的胳膊都有些麻了才轻轻开口对着空气说了一声“晚安”。

    沈煜城说人活着要有仪式感,于是每天雷打不动和她说晚安。

    习惯真可怕,短短时间她就养成了他的习惯。

    沈煜城没有听到,但那簇火苗听见了。

    第二日一早,喜人风风火火来敲她的房门。

    林辞月昨日睡得不好,稀里糊涂做了很多梦,只能强打起精神对她说:“以后再在府内这么跑,就让你去跟晚霞重学礼仪。”

    喜人立马把声音放轻,动作放柔,但还是没能压住从心里往外冒的激动:“夫人,世子一大早就去了侯爷那退婚!”

    此话一出,林辞月的三魂七魄顿时回归体内,眼中一片清明:“他,不想娶妾?”

    喜人拼命点头,把林辞月刚才的话忘得一干二净,还加上手的动作:“是啊,他们吵得可凶了,小玉就让我赶紧来找您!”

    林辞月立马起身:“走!”

    林辞月回想了一晚上与马安安前世的仇恨,等她进门后该如何不动声色地进行反击。

    她还以为自己昨日的态度够明确,沈煜城这几日就该着手准备了,却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不按之前的选择来。

    喜人不知道她想的这么多,用这丫头简单的脑袋瓜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可在林辞月的脸上却找不到任何喜悦,这也太奇怪了吧?

    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只有在话本中能出现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故事居然会发生在现实里!世子定是爱惨了您才会忤逆侯爷!”

    爱惨了她?

    怕不是恨惨了她。

    相信马上丽安城的大街小巷就会传出这么一句话:镇国侯府世子妃格外善妒,竟然不允许小世子纳妾!

    画眉比喜人要更加明事理一点,主要是镇国侯府没有纷繁复杂的关系,喜人年纪又小对晚霞她们掌权的大丫鬟无法造成威胁。

    但画眉耳濡目染林府的勾心斗角,只得叹着气为喜人解释:“云济已经成亲的世家公子哪位不是有妻有妾,世子拒绝纳妾,以他这个身份来说自然不会有人说他什么,但大家会说是因为咱们夫人心胸狭隘,容不得其他人。”

    喜人不是愚笨之人,只是之前没细想这一点,如今听画眉解释完面露难色:“那可怎么办呀?莫教世人误会咱们夫人才是,可小世子态度又极为强硬。”

    画眉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好了,只好把目光移向她们的主心骨林辞月。

    林辞月不是没做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美梦,但她心里清楚既然是梦就不会有实现的一天。

    前世沈煜城冰冷又不近人情,但因为父辈关系,对马安安已经算是耐心又温柔了。

    和马安安比起来,她总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所以她确定沈煜城是喜欢马安安的。

    既然喜欢何不迎娶进门?

    怀着满腔疑问穿过半个府邸终于见着沈煜城了,果然如喜人所说他和沈宗胜吵得面红耳赤。

    不过是沈宗胜单方面吵,沈煜城只静静立在一旁,身上像是罩了一层金钟罩一般,半垂着眼睛,完全不予以回应。

    前世她不是没看过父子二人吵架,沈宗胜脾气暴躁,他们某些方面又极为相似,经常一句话说不通就会吵起来。

    沈煜城倒还是和以前一样,任由沈宗胜打骂,绝不还口。

    但很快林辞月就发现自己想错了,沈煜城终于忍不住回嘴:“你已经逼着我娶一个了,怎么现在还要再娶一个我不喜欢的?我拒绝。”

    “父母之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