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24 章(1/2)

    林辞月刚回到镇国侯府,喜人就急匆匆地将她迎进屋内,然后小玉探头探脑看了半天,确定四下无人的时候,喜人才神神秘秘地道:“夫人我刚才听见一件大事!”

    林辞月看着她俩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镇国侯府能发生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

    她接过画眉递来的茶笑着回:“说来听听。”

    喜人咋咋呼呼:“侯爷要给小世子纳妾了!”

    三个丫头都紧紧盯着林辞月,不放过她的任何表情。

    但很可惜,林辞月让她们失望了,她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好,我知道了。”

    喜人和小玉说不上是什么感受,尽管林辞月刚嫁入镇国侯府不久,但她们都真心实意地当她是自己主子。

    她没有那些官家小姐的架子,也从不训斥她们,温和有礼,平静豁达,但又不是不争不抢的性子,若是有人挑衅她,她也绝不留情。

    总之是一个很厉害,让她们忍不住仰望的人。

    而她们觉得小世子沈煜城是丽安城世家公子中样貌才学品行样样都是最耀眼的,就该风流一世,继续做云济姑娘们永远惦念的存在。

    在林辞月还未过门前,喜人和小玉还觉得小世子的那位青梅虽不是最好,但也是不错的,若是日后嫁进来也算是一段佳话。

    可在接触了真正的世子妃后,她们也忍不住感慨这世上竟然真的有如此般配之人。

    正这么想着,林辞月开了口:“侯爷要为世子纳的妾可是兵部尚书之女马安安?”

    喜人和小玉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眼中都看见了一抹震惊的神色。

    不愧是世子妃!

    林辞月点头:“这位马家嫡女和世子本就是青梅竹马,我却是夺人所爱了。”

    世子妃居然这么大度的吗?

    虽然在场的三人都没奢望过看见林辞月得知消息时的惊讶,但,是不是她表现的实在过于平静了呢?

    不过这确实有一种当家主母的风范。

    喜人只得在心里感叹一句世子妃的内心如此强大,绝非她们这些下人能拥有的。

    二人告退后,只有画眉在陪着林辞月。

    “小姐。”画眉在无人的时候喜欢这么喊她。

    林辞月也没纠正,她倒是觉得“小姐”比“世子妃”顺耳多了。

    画眉问她:“您还好吗?”

    林辞月奇怪:“我为什么不好?”

    “哎呀,你就别骗我了,我知道,你现在虽看起来云淡风轻,但其实心里并不好受。”画眉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颇像长乐街边上算卦的神棍,“你一定在吃醋!”

    林辞月端坐在那里:“我是沈煜城的正妻,是镇国侯府的世子妃,为什么要吃一个还未嫁进门的妾的醋?”

    画眉本来还觉得自己非常有理,可林辞月这一脸笃定与周身散发的气度震地她一时无言。

    半天她才蹦出一句话:“可是为什么你端了两次茶水却一口没喝呢?”

    林辞月的睫毛颤了颤,画眉这丫头到底是在她身旁久了,有些时候看起来挺马大哈,有些时候又是如此心细如发。

    林辞月苦笑一声:“谈不上吃醋,我早知小世子原本就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我们二人只不过是为稳定云济局势的棋子罢了。”

    画眉忽然就心疼起林辞月了。

    越是聪慧的人越容易受伤,他们看得太清,简直像是要将自己的七情六欲去除,活得悲悯又善解人意。

    画眉犹豫了一下,到底问出了出来:“那,你喜欢小世子吗?”

    喜欢吗?

    这是一个对她来说是个过于奢侈的词,心动就等于心死。

    她早就体会过这样的感情了,绝不可重蹈覆辙。

    “我们只是联姻,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为夫可不这么认为。”

    紧闭的房门被推开,一道听起来很是惆怅的声音响了起来。

    画眉看见沈煜城后匆匆行礼然后离开,走前又把房门关好,给二人留下独处的空间。

    沈煜城今日穿着一件上好缎子面的衣袍,见画眉走了便露出宽大衣袖中的手臂,随意坐在林辞月身旁,甚至直接端起她的茶杯就要喝。

    林辞月看了他一眼,后者被她清冷的眼神一扫,讪讪地放下茶杯,重新倒了一杯:“你可真小气。”

    林辞月愈发觉得沈煜城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在其他人面前礼仪周全,讲究分寸,到自己面前就肆意妄为。

    可她并不觉得这是因为他们二人是夫妻,所以肯将不完美的一面展露出来,他更像是故意为之,来放松她的警惕。

    见他止不住地扇风,连额角都出现晶莹的汗水,她也忍不住讽刺:“知道热你还穿一身黑干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那你怎么不穿那件黑色的大氅,还带着毛裘呢,岂不是更加有风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