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23 章(1/2)

    林辞月浑身僵硬,手也不知道要放在哪里,只好攥住他的腰带。

    她说不清现在是什么感受,该推开他吗?

    好像应该的,可是却不自主地贪恋这样的接触。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时候林辞月真的是羞红了脸。

    她默默告诉自己,她和沈煜城早晚是要和离的,她不会喜欢他,现在的一切都是假象。

    她不该因他乱了心神。

    这么默念片刻,她的心还真的静了下来。

    平静下来后便发觉夏天拥抱真的很热,薄薄的布料完全不能阻挡体温。

    就算沈煜城只是虚虚地环住她,林辞月也有些受不了。

    就在林辞月要发作的时刻,沈煜城放开了她。

    “对不起,没有征求你的同意就抱你,你不会生气吧?”

    呵,她敢生气吗?!

    “谢谢你帮我整理衣服,我们阿月做的真好。”

    林辞月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情绪被这声“阿月”搅得再次翻腾起来。

    偏偏沈煜城说的一本正经,似乎很乐意欣赏她此刻的窘态。

    林辞月觉得自己现在真不是他的对手,凭什么他可以这样无端扰乱她,却毫无抱歉亦或与她相同窘迫的心情呢?

    她盯着那双墨色的眸子,头一次无比厌恶那飞扬的眼梢,简直像一双小钩子在吊着她。

    林辞月一把推开他,语气不善:“不要再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了,你弄好就出来。”

    沈煜城望着她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摇摇头,哎,还以为刚才能增进下彼此的感情呢,看来戒备心实在有些重。

    虽然最后林辞月和沈煜城又有些不欢而散,但这次回门无疑是长了她的志气,灭了林家那些人的威风。

    她就算再郁闷也不得不承认沈煜城在林凌、林辞烟他们面前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她曾经奢望的。

    不管怎么说她都要感谢他,而且林辞烟他们暂时应该不会再有其他动作,她终于得了空去干点别的。

    ==

    飞跃将军府老宅内,赵诩国正站在后院锦鲤池边上眺望里面五彩缤纷的锦鲤。

    水池边凉意重,赵诩国披着一件外衣,还不时咳嗽一声,曾经叱咤战场上的飞跃将军,如今却显现出年老感。

    林辞月一进来就看见这一幕。

    那个曾经将她高高举起,让她第一次以另一种方式看见世间万物的人在不知觉中老去。

    伟岸的后背轻微佝起,白发苍苍,她眼眶温热难以开口说一句话。

    倒是赵诩国还保留着军人的警惕性,骤然向她的方向看来,刚才眼底锐利的光芒触到她的片刻化为温柔。

    “月儿来啦,走近些,让外祖好好瞧瞧。”

    林辞月心中一哽,加快脚步:“外祖父......”

    离得近了,她才发现赵诩国脸上的皱纹深刻,一笑起来,皮肤皱起,更显老态。

    林辞月握住赵诩国的手:“您身体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好不了啦!”赵诩国轻咳了一声,看着她脸上的笑意就没下去过,“不过好在看见月儿成婚了,我也能安心走了。”

    林辞月摇头:“不行,您哪儿都不能去,以后我们一家人就在一起,我找丽安,不,云济最好的大夫给您看病,一定会调理好的。”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你现在是镇国侯府的世子妃,以后就是沈家的人了,和我这个老头子在什么一起。我知道你有这份孝心就够了。”

    林辞月扶着赵诩国到一旁的小桌旁坐下,还贴心地拿来垫子垫在石凳上,只一个劲儿地重复:“您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

    赵诩国将她的动作都看在眼里,止不住地感慨:“一走多年,你这一晃儿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到了出嫁的年龄,我一直担心你这孩子该不认识我了,外祖父是不是比你印象中老多了啊?”

    林辞月知道赵诩国畏寒,又倒了一杯温水放在他手边,眼睛眨也不眨地开口:“才没有,您在我眼里永远都年轻。”

    虽然知道她这话说的很假,但听着却极为顺耳,赵诩国笑笑:“你这孩子,就会取笑外祖父。”

    尽管林辞月和赵诩国很久都没有见面,但二人之间的感觉却如从未分离过一般,或许这就是血缘的力量。

    连老宅管家都喜上眉梢:“府内多少年都没有笑声了,世子妃一来老将军的状态就好了许多。”

    林辞月也笑着帮赵诩国捶肩:“好,那我以后常来看您。”

    老宅内气氛其乐融融,林辞月见火候差不多问了一句:“您之前府上不是有一位武功极好的教头吗,今日怎么不见他?”

    赵诩国眯着眼睛享受林辞月的按摩:“教头?你怎么还关心起他了?”

    林辞月圆了过去:“一来老宅就想起从前您和他一起练功的时候了。”

    赵诩国叹了口气:“是啊,现在老了,想练也练不成了。”

    林辞月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