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20 章(1/2)

    十九被自家小世子的话噎住,眨巴着眼睛,心里兀自蹦出一句话:承认别人优秀有那么难吗?

    事实上,他也确实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如果换做是以前,十九自然是不敢的,和一时口快比起来小命最重要,但现在不是这样,自家小世子经常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比过往要好说话的多。

    连镇国侯府门口的石狮子看起来都没有那么严肃了!

    果然沈煜城听完这话点点头,一脸认同:“你没听说过一山不容二虎?”

    十九:你俩都成亲了,还要争什么第一第二?!

    他原本还以为自家小世子喜欢世子妃喜欢的不得了,没成想,其实心里却是想和人家争个高低,幼不幼稚啊!

    第三日是新娘子回门的日子。

    这两日她和沈煜城虽然都各怀心思,但依然在外人面前装的甜蜜,羡煞侯府内一众婢女。

    所以这样的大日子,沈煜城当然会陪着林辞月回林府。

    鉴于他每时每刻都在改变她过往的看法,在马车上见到笑得比盛夏还要明媚的沈煜城的时候,林辞月的惊讶并不明显。甚至只是冲他点点头,表示看见了。

    沈煜城倒也没在意她的冷漠,毕竟林辞月对他就没有多余的情绪。

    马车晃晃悠悠向着林府出发,沈煜城没消停一会儿便伸手去解领口的扣子。

    林辞月目不斜视,端坐地如同庙里供奉的菩萨:“请小世子注意形象。”

    沈煜城置若罔闻:“我什么形象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辞月抿了抿嘴唇,这个时候格外想念那个矜贵的沈煜城。

    “有那么热吗?”

    她这话说的真心,这两日虽然正值丽安最热的时候,但他们的新房本就建造的冬暖夏凉,请的工匠与所用材料皆出自宫里,比飞月阁不知好了多少。

    而且这两日沈煜城都睡在地上,饶是如此,他还每天嚷嚷着热。

    沈煜城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模样,到底没再去解,只是往车壁上一靠,原本带笑的神情竟浮现出一点忧伤,林辞月觉得这变脸能力与林辞烟简直不分上下。

    就听他嗓音低沉,似乎给这炎热的夏日输送了清风:“以往这个时节我都会打开空调的,再不济也有电风扇,可是现在没有那些也就算了,还要穿这么厚的衣服,留这么长的头发,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酷刑。”

    空调,电风扇,那又是什么?

    与他待的时间越久,越能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语言。

    不过听得多了,好像就成了一种免疫,联系前后,林辞月猜出了个大概。

    “古人云,心静自然凉,你总是嫌热,肯定是因为心中不静,既然如此,可以去梅夫人那里打坐。”

    林辞月一本正经的语气直接就把沈煜城给逗笑了。

    “就,谢谢你的建议。”

    林辞月:“不必客气。”

    车内气氛趋于相敬如宾,沈煜城自然是要破坏掉的。

    “但是我觉得吧,我其实是因为火气太大了。”

    “知道了,那我今日请大夫过来给你瞧瞧。”

    “哎,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就算让他来也解决不了什么,难不成你想让他知道我们其实是假夫妻?”

    一开始林辞月还在仔细听他说的话,结果越听越不对劲,直到最后三个字,热意上涌,她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起来。

    沈煜城知道林辞月皮肤很白,还是那种清透的白,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他才明白“肤如凝脂”是什么意思。

    如今那片如上好羊脂玉一般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上大片的红,连脖子都带了粉红。

    沈煜城只觉得喉口有点干,然后飞快地转移了视线。

    淦!他在说什么黄色废料!

    和林辞月这样的小仙女在清醒的时候开这样的玩笑好像有点不合时宜。

    上次还能以醉酒为借口,现在怕是要给人家留下阴影,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不会这么差吧?

    沈煜城侧头看向外面,吹进来的微风燥热,阳光也刺眼的很,像是下一秒就要把人送走一般。

    他放下窗帘,悄悄瞄了一眼林辞月,她面上的红色已经褪去了,还是一副无情无欲的菩萨模样。

    沈煜城不知道要怎么道歉,酝酿半天还不等开口,十九就通报到了林府。

    沈煜城只好收回思绪,他先下了车,伸手想要搀扶林辞月,然而人家都没给他一个眼神,直接避开,提着裙子就下了车。

    哎,他也真是够欠儿的,没事儿瞎说什么,人家毕竟是传统女性,他这样跟那些花花公子有什么区别?

    沈煜城只好尴尬地将手背向身后,十九看了一眼毫无交流的二人,和画眉换了个眼神,后者心细如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也都没说什么,只默默跟了上去。

    林辞月眼神在门口几人脸上转了一圈,见林凌、林夫人、萧姨娘与林景杭皆在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