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9 章(1/2)

    林辞月目光颤了颤,不敢看他,也不敢驻足与他争辩,只好气势不足地扔出一句:“你又在瞎说什么?”

    沈煜城看出来她的不对劲,更加笃定心中想法:“你骗不了我的。”

    “为什么这么说?”林辞月回的很快,她觉得自己现在神经紧绷,生怕沈煜城说出什么旷世奇言来。

    “要不然你为什么对镇国侯府的礼仪这么了解?是不是私下学习过?”

    “随你怎么想。”

    林辞月只当他又在自恋,但却松了一口气,自顾自地往前走,不再理会他。

    沈煜城凝着她的背影有些出神,自那晚第一次见她起,他就觉得林辞月有些奇怪。

    面对越来越多的线索,沈煜城更加摸不到头绪。

    林辞月不光对他,对整个镇国侯府都是了解的。

    他刚才那些话不乏有试探她的,但都被她避了过去。

    也是,结婚第一天就想把人家的秘密挖出来着实有些异想天开。

    感情嘛,不是一天就有的,要慢慢培养。

    他如是劝自己,然后转身去了书房。

    等林辞月走沈煜城视野的时候终于将刚才的情绪消化了个干净。

    她不信他会莫名其妙说那些话,所以这两天沈煜城对她的热情也有了答案。

    林辞月定了定心神,她果然太大意了。

    她觉得自己重生后足够冷静也足够理智,她能狠绝地面对曾经伤害过她的人。

    但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面对沈煜城。

    甚至在他稍微表露出友好时就想把自己最柔软的心拿出来。

    她不该这样的。

    林辞月闭上眼,再睁眼时眼眸中一片清澈,不见半分涟漪。

    刚拐到新房,就见门口多了一个不苟言笑的婢女,装扮比喜人与小玉更加严肃,而且还直直地盯着林辞月,等她走近才慢慢行了个礼。

    “少夫人。”

    再无别的话。

    以林辞月的身份,镇国侯府的下人们见了她都要问好的。

    可这位婢女不光不问,连看她的眼神都很直白,一下子就将林辞月心中的火气勾起来了。

    果然早上有些顺利过了头,原来是等着她落单呢!

    这个婢女晚霞林辞月也是认识的。

    她是镇国侯府刚建好后的第一批婢女。

    梅夫人当年不管府内的事务后,将一部分职权给了她。

    对低等丫鬟来说,看见晚霞犹如看见半个主子。

    林辞月过往被她明里暗里针对了很多次,嫌她这个不会,那个又做不好,以至于后来林辞月每当看见晚霞从心底都能产生些恐惧。

    不过现在她不会了,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被晚霞如此审视。

    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主子了?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晚霞。”

    林辞月点头:“看你的装扮与其他婢女都不同,看来是日后教习我侯府礼仪的人?”

    “正是。”

    晚霞说话极为简略,不知是不想与林辞月多说还是在端什么架子。

    喜人气不过,虽然平日里尽量避免与她产生冲突,但那不是怕她,而是不屑与她这样小人得志的人一般见识。

    但现在她的主子是林辞月,她就必然要维护她。

    于是喜人开口,语气不悦:“晚霞姑姑,这位是世子妃,请您注意下态度。”

    喜人一向心直口快,曾经林辞月还觉得她很让人担心,如今看来直话直说才最有用。

    晚霞嘴角浮起一抹笑,看着极为刺眼,她不常笑,因此也不太能看出年纪,但当笑的时候嘴角两侧皱纹凸显,面相看起来极为刻薄。

    但很快她也意识到这一点,又恢复那副冷淡的模样:“镇国侯府是丽安第一大府,我们所有人的言行举止都必须合乎礼法,你说我态度不好,那你这么跟我说话态度就好了吗?”

    晚霞这话当着林辞月的面说,无疑是在打她这个主子的脸。

    林辞月自然是不准备善罢甘休。

    “晚霞,你在侯府也待了快二十年了吧?”林辞月笑笑,也没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清楚。只是看起来是面慈心善,像是真的在为她考虑,“如今我既嫁了进来,成了世子妃,自然要好好打理府内才是。我看你面露疲态,也到了休息的年龄了,有时间可以考虑考虑未来的出路,若是回乡,我会尽快为你安排。”

    晚霞瞪大双眼,她的脸本就窄,再做这样的表情更显得面皮上沟壑丛生。

    但此时也顾不上自己的颜面,一个刚嫁进府内的小姑娘,居然敢这样挑战自己的权威!

    “你......”

    晚霞被气的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反驳才是。

    林辞月个子比她高,一身华服加身更显气质华贵,她向前皱走了几步站定在晚霞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知道这么说对你来说冲击有些大,我能理解。所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