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7 章(1/2)

    过了一会儿画眉便带着一众婢女进来为林辞月梳妆打扮。

    原本画眉还绷着一张脸,看起来极为严肃的模样,但一见着林辞月,看她眼神明亮,状态也比昨日好很多,终是缓和了几分。

    林辞月发现她有这样的变化心情更加好了。

    过往在镇国侯府,林辞月只忙着自怨自艾,更不要说关心身边的丫鬟。

    画眉自小同她一起长大,人也机灵,不管是在林府还是在镇国侯府,不知道帮过她多少次,说是她的亲人也不为过。

    林辞月瞧着镜子里帮她一脸认真梳头的画眉眉眼柔和,甚至面带笑意。

    画眉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小,”刚一开口就立马改口,“夫人,您今日心情这么好吗?”

    她留了半句没说,一定是因为沈小世子!

    早上画眉可瞧见小世子和她一样笑得极为开心,甚至还一直摸耳朵,似乎带着点害羞。

    然后她还听见陈嬷嬷说什么喜帕的事情。

    唉,看来自家小姐真的长大了。

    “是啊,看见你,我心情就很好。”

    画眉一愣,低头笑起来:“夫人不要打趣奴婢了。”

    旁边两个婢女年龄不大,被二人的对话逗笑,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模样。

    之前她们可是听过传言的,说林家这位大小姐性格木讷,说不上不好接触,但绝不是好亲近的。

    可是今日在这伺候着,发现世子妃断不是那样的人,竟然还能和婢女开玩笑,倒真是有些出乎她们意料。

    林辞月看出她们的窘迫,也对着她们笑了笑:“喜人、小玉,以后在我这不用这么拘束,像画眉一样就好。”

    喜人惊讶,双目瞪圆,看起来有点虎头虎脑的:“夫人,您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林辞月道:“刚才进来的时候画眉介绍过,你们忘了?”

    小玉比喜人成熟一点,虽然有些疑惑但绝不会反驳主子:“是,夫人好记性。”

    喜人和小玉是林辞月前世在镇国侯府除画眉外唯二能相信的人。

    喜人年纪偏小,性格也活泼,伶牙俐齿,前世不知道帮她在马安安身上出了多少次气。

    小玉则与喜人相反,她总是默默倾听,然后执行林辞月的命令,很多时候比画眉还要靠谱。

    两个人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府内资历很老,都是当初服侍过云妃娘娘的丫鬟。

    镇国侯府等级森严,规矩繁多。林辞月上一世在这上面吃了不少亏,这一世自然是记得清清楚楚。

    梳妆完毕后,她就要和沈煜城去请安。

    镇国侯府听着极为大气,但实则加上她也只有四位主子。

    今早就要正式和镇国侯以及侯府夫人见面。

    镇国侯沈宗胜,云济的开国将军,替皇帝南征北战数年,打下半壁江山,战功赫赫。

    人如其名,总打胜仗,被敌人成为“常胜将军”。

    因为一直身居高位,且常年在残酷的战场上厮杀,沈宗胜看起来格外不好接触,林凌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林凌的严肃更多是浮在表面的,为立自己威严,沈宗胜才是真正由内而外透着凛冽的寒意。

    于是后来林辞月也就理解了为什么沈煜城永远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只是他有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林辞月第一次见到沈宗胜的时候简直不敢看他的眼睛。

    沈宗胜自然对一个不敢直视他的人也没什么好印象,好在他在外时间长,林辞月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一次。

    相比之下侯府夫人梅丛凝虽然谈不上冷淡,但也绝不是容易亲近的。

    梅夫人不是沈宗胜的原配发妻,真正的侯府夫人吴湫雪身体不好,在生下沈煜城的时候就去世了。

    沈宗胜当时是先娶的妾再立的妻,因此梅夫人的孩子沈昕云要比沈煜城年长几岁。

    沈宗胜与原配感情极好,在她去世后悲痛欲绝,连刚出生的沈煜城差点就不要了更别提要管偌大的镇国侯府。

    最后还是梅夫人担起责任,把镇国侯府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将沈煜城好好养大,视如己出,甚至对他比对亲生女儿还要好。

    直至沈昕云嫁入皇宫,成为身份尊贵的云妃后,她才被扶正,得到侯府夫人以及诰命夫人的加封。

    但不知为何,从此之后梅夫人就将府内事情交由嬷嬷与婢女,而她自己潜心修行,吃斋念佛,甚至极少出门。

    前世,沈煜城的精力都花在练功与读书上,其他事情一概不闻不问。

    沈煜城对沈宗胜与梅夫人尊敬倒是尊敬,但总是带着距离的。

    就这么想着,她已经梳妆打扮好,刚出房门就遇见了沈煜城。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沈煜城穿得如此端正,但还是被他晃了眼。

    一袭玄色细丝锦袍,腰系同色系的玉白腰带,每走一步,袍角便会随着动作移动,飘扬如云。

    他的头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