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6 章(1/2)

    画眉赶忙将东西放回桌上,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

    “小世子。”

    沈煜城看出她有些拘谨,笑着挥挥手:“不用这么拘束,今天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

    画眉下意识看了林辞月一眼,林辞月知道她没立刻出声肯定是在等她回话,也道:“你先下去吧。”

    画眉这才领命施礼后离开。

    沈煜城隔着一块红盖头,就这么抱臂靠在床边盯着她:“我说,画眉这丫头可真听你话。”

    “小世子若想与我探讨如何让侍从听从主子的话的事情,不妨先帮我把这盖头揭开。”

    沈煜城再次笑起来,他拿过一旁的玉如意在手中把玩。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林辞月假装听不出他什么意思:“当然,这个很影响我的视......”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面前一片大亮,红烛摇曳中就看见沈煜城那张放大的俊脸。

    这张脸林辞月看过无数次,意乱情迷之时,她也曾用手拂过他的五官。

    直挺的鼻梁,永远灿若星辰的双眸,以及那张薄唇。

    现在,五官明明还是一样的,但为什么看起来却有两个人的感觉呢?

    他呼出的热气喷在她面上,林辞月皱了下眉:“你喝酒了。”

    沈煜城的脸颊两侧不知是被烛光映的还是因为沾染了酒气,竟覆上薄薄的红晕:“怎么,你现在要开始管我了?”

    林辞月真想不到这种有些没皮没脸的话居然是从沈煜城嘴里说出来的,恍惚间她真以为自己也喝了酒,听错了话。

    “我自然是没有资格管您的。”林辞月眼睛看向一旁,“如此礼成,我服侍您休息。”

    沈煜城一把拦过她:“等会儿,你想睡我?”

    林辞月觉得沈煜城真是让她大开眼界,这话怎么一句比一句令人害臊。

    她闭了闭眼睛,只得再重复一遍:“您喝多了。”

    沈煜城确实被唐东霖他们灌了不少酒,可这些不管是对于曾经的他或者现在的他来说都不值一提。

    他只是想趁着酒劲假装逗逗他这位世子妃,哪成想人家比他还要坐怀不乱。

    面上沉着冷静,妆容一丝不苟,好看是好看,但怎么看怎么假,还不如那晚的反应真实,简直像是在脸上带了个名为“礼法”的面具。

    “我说,你就非得这么端着吗?”

    林辞月搞不清楚沈煜城这是什么状况,但看起来应该清醒一些了,于是挣了挣想把手抽出来。

    沈煜城却低头摸向她的衣袖,下一秒,手指灵巧地翻出一样东西,他颠了一下,忽然孩子气地笑起来:“谁能想到面上大方得体的世子妃袖子里还藏着一包绿豆糕?”

    林辞月觉得这辈子她都不会再想吃绿豆糕了。

    她不动声色地道:“毕竟是小世子送的,我自然要万分珍惜。”

    沈煜城认真起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以为你真的很讨厌我。”

    这句话不应该她说吗?

    天地良心,她林辞月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从来没讨厌过沈煜城。

    顶多只是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林辞月局促起来:“我怎么会讨厌你?”

    “我也觉得,有谁面对这样的一张脸会产生厌恶的情绪呢?”

    果然,她就不该奢望他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

    算了,不和一个酒鬼计较太多。

    林辞月这边才松了口气,那边沈煜城已经在自顾自地脱衣服了。

    “你干什么!”

    她声音有些高,见沈煜城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她又立刻解释:“小世子不是还有事情要去书房解决吗?”

    “谁说的?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不在温柔乡去书房干什么?”

    林辞月立马从床上站起来,她定了定心神:“那您先睡。”

    “原来你怕这个。”沈煜城抱着一床被子铺在地上,背影像是任劳任怨的老黄牛,“我开玩笑的,你睡你的,我不会碰你。”

    林辞月不知道该说什么,见他只脱了外衣就躺在地上,心里泛起不明不白的情绪。

    默了默,她才轻声道:“谢谢。”

    谢谢你这一世没令我难堪。

    沈煜城背对着她:“这都是小事。”

    林辞月躺在床上凝望他的背影,在心里想:前一世你可不是这么认为的。

    沈煜城忽然扭头,正对上她亮晶晶的眼睛,笑的有点痞:“我说真的,你别爱上我。”

    回答他的是林辞月义无反顾转到另一侧的背影,她长呼一口气,她绝对不会爱上他!

    甚至,她未来还会和离!

    ==

    林辞月这一觉睡得很沉,往常一直围绕她的噩梦都消失不见。

    很久没这么睡到自然醒,再睁眼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她看向地上,已经没有沈煜城的踪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