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5 章(1/2)

    手帕内的东西沉甸甸的,打开后是一层油布,林辞月一下子就知道这是什么了。

    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被这拆开的画面惊了一瞬。

    这是极味铺子的绿豆糕没错,但原本大块的糕点被切割成数个小块,方方正正,可爱极了。

    旁边还有一根牙签,既不沾手,也不会蹭花妆。

    林辞月还在这愣神,画眉凑到轿子旁边说:“小世子说嫁礼繁琐,时间也长,若是饿了,就拿它垫垫。”

    确实前一世因为要记各种礼仪,又要保持形态,她根本没吃多少东西,差点饿到虚脱。

    这一世,她倒是提前吃饱了饭。

    沈煜城竟是如此体贴之人吗?

    和前世简直判若两人。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林辞月眨眨眼,将糕点收好放在一旁,轻声道:“替我谢谢小唐公子。”

    画眉激动:“谢他做什么,晚上你亲自谢小世子就好啦!”

    林辞月:......

    喇叭唢呐吹吹打打,向丽安城的百姓宣告这盛事。

    偶有路人扯着嗓子的讨论声透过轿子传到林辞月耳边。

    “镇国侯府不愧是云济第一大府啊,这排场太有面儿了,当真是十里红妆!”

    “看这位小世子对这门亲事也很上心啊!之前大家不都说林家这位嫡女配不上他嘛?”

    有人立刻反驳:“林家大小姐生的国色天香,家世也不差,怎么就配不上沈小世子了?”

    ......

    林辞月哑然失笑,前一世可没人向着她说话,这一世本未奢侈得到的,却以这样的方式来了。

    这轿子要绕着丽安城走上一圈后才到镇国侯府。林辞月对这套流程很熟悉,但不知为何,离目的地越近越有一种紧张的感觉。

    她很快要见到沈煜城了。

    又过了一会儿,画眉忽然兴奋起来:“小姐,镇国侯府到了!”

    林辞月想了想还是将手边的糕点收入宽大的袖中,然后在喜娘的喜词中下了轿子。

    她垂下眼,就看见一抹红得艳丽的衣角,沈煜城站在了她面前。

    与记忆中冷冽的红色不同,这红色的锦袍热烈又奔放,多看一眼都觉得面上带了热意。

    沈煜城将喜绸的一头递到她手中,林辞月盯着那抹玉雕一般的手指道了声谢。

    她虽看不见听得倒很清楚,这少年微微倾身,一下子缩短二人间的距离。

    等手的主人再开口时,便如高山之巅上的泛着寒光的冰雪融化,而他笑着迎来春天:“世子妃太见外了。”

    林辞月紧紧握住喜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红了耳根,她往后退了半步。

    “我知道了。”

    对沈煜城来说,结婚是人生第一次,尽管是封建时期的包办婚姻,他也觉得处处都很新奇。

    特别当他得知自己曾经带着莫名偏见的人,其实远比他想象的有趣。

    这种巨大的反差更令他生出一种愉悦来。

    想到日后和这样的人共度一生,也不是不可忍受。

    大红色的锦袍衬得他愈发意气风发,剑眉星目中带着过往没有的柔和。

    连嘴角的弧度都更大了几分。

    众人见他一改往日散漫,甚至生出几分潇洒的庄重来,便觉得这小世子比之前更耀眼了。

    有几位世家小姐不禁红了脸庞,想看又不好意思看,都拿着帕子遮着脸偷偷的瞧。

    而之前一直等着看林辞月笑话的人也被今日她的端庄仪态震慑到了。

    尽管盖着盖头看不清面容,但在这样繁缛的礼节中却一点挑不出毛病来。

    喜娘也连连赞叹林辞月是她见过最合规矩,礼仪做的最好的新娘子。

    林辞月只当听了个笑话,任谁结两次婚,嫁给同一个人,这礼仪规矩都会记得清清楚楚。

    很快就到这拜堂的环节。

    赞礼声响起,新郎新娘二人跟着声音做动作。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毕,林辞月终于再次成为镇国侯府世子妃。

    之后她进入洞房。

    其实到这,对林辞月来说这个仪式就结束了。

    毕竟前一世沈煜城压根就没入洞房,因为不想见到她,直接在书房睡了一晚。

    这件事后来传到林府,林辞月在回门的时候被林凌数落够呛,林辞烟也极尽挖苦......

    但这一世林辞月却觉得沈煜城不会那样做。

    不过,若是做别的,她应该会更惶恐。

    如今的沈煜城行事与前世截然不同,她自诩足够了解他,却在一次次的接触中推翻自己的想法。

    不行,她不能让沈煜城成为这一世的变数。

    因为摸不准沈煜城的想法,林辞月觉得这一世等待的时间比前世还要漫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