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4 章(1/2)

    签名那赫然写着“京木”二字。

    马其睿居然用了他名字中的部首!

    他早就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

    这张薄薄的纸片如烫手山芋一般,让林景杭直接就甩了出去。

    林凌瞧他动作如此之大,脸色又沉了几分,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之感。

    林景杭回过神来,也惊觉自己刚才动作实在不妥,便开始找话填补:“父亲,儿子是被冤枉的!大姐姐是我的亲人,我怎会下如此狠手!”

    林辞月垂眼喝茶,这话听起来可真是刺耳,得亏他们是“亲人”,若是不熟的人,她现在是不是早就身首异处了?

    林辞月轻笑一声,目光又在萧姨娘和林辞烟身上转了一圈:“我也觉得弟弟平日里只会欺负弱小,这种事情你断没有勇气做的。”

    “你!”林景杭被她讽刺的满脸通红,偏偏不管是承认还是否认都是错的。

    林辞月对他的愤怒视而不见:“只可惜这‘京木’二字指向性太强,证人又说当天确实看见了林家大公子,那就请弟弟解释一下吧!”

    林景杭眼睛一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我有什么好解释的,这事又不是我干的!”

    林景杭在林家无法无天惯了,林凌就他一个儿子,平日再气也不会怎么着他,林府上下谁都不敢得罪这位小少爷。

    他脾气上来自然也就嘴硬了。

    萧姨娘比他有眼力见,知道这件事不是闹笑话的,赶忙拉了一把他。

    林景杭抬头看了一眼林凌几乎黑成锅底的脸又气呼呼地来了一句:“若是我干的,我怎么会留与自己相像的名字,这一看就是有人陷害我,大姐姐不能因为这捕风捉影的事就算到我头上吧?”

    林辞月觉得林景杭别的不会,这狡辩的能力跟鱼在水中一般。

    她早就料到他不会这么轻易说实话,甚至林凌看似站在她这一边,完全是因为她先入为主提前将证据给了他,现在听林景杭解释完,也开始犹豫了。

    “辞月,昨日之事确实有些蹊跷,但刑部的小唐公子不是已经抓住绑匪了吗,想必很快就能给你一个交代,景杭虽然平日有些没个正行,但他断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你今日这样着实有些咄咄逼人。”

    林凌这话是压着气说的,看起来像在给林辞月面子。

    也是,毕竟以后她是尊贵的镇国侯府世子妃。

    林辞月本就没对林凌抱有说出公平的话的期待,倒是林夫人眉头紧锁,强抑着替她说话的冲动,身子似乎还在微微颤抖,不知是气的还是因为旧疾复发。

    林辞月真不是故意这么狠心,一次又一次地将血淋淋的真相剖在母亲面前,她只知若不能让母亲对他们心死,未来死的就是她!

    眼看火候差不多了,林辞月这才起身,原本停留在脸上的笑意全部收回,连眼神都不带一点温度。

    “林景杭年纪小不懂事,那林辞烟呢,萧姨娘呢?”她往他们的方向走了一步,“你们难道没有默认他做这样的事吗?”

    林辞烟红着眼圈,双手紧紧拽着裙摆,像是一朵在风中缭乱的小白花:“姐姐你在说什么,我理解你的感受,因为这件事你受惊了,但,你不能迁怒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啊!”

    林辞月一点不吃林辞烟这一套:“无辜?如果没有这份证据,我可以将昨日之事与丽安城之前两起绑架案相提并论,可是现在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目的不是为了要我的命,而是毁去我的容貌!”

    “如果在这个时候我容貌尽失,自然就无法嫁入镇国侯府,可沈家与林家联姻是板上钉钉的事,我不嫁,”林辞月已然走到了林辞烟面前,她身材高挑,此时更是盛气凌人,“妹妹你说该是谁嫁呢?”

    林辞烟死死地摇头,甚至被林辞月逼得步步后退。

    萧姨娘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嫁进镇国侯府本就千夫所指,若不是因为老爷,你怎会得如此好的归宿,你不感激就罢了,还诬蔑弟弟妹妹,当真是心肠歹毒!”

    萧姨娘颠倒是非的本领每次都能让人大开眼界。不过她正好把林辞月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姨娘虽然说话难听,但这前半句话说的不错。丽安城倒真有一位姓马的豪门小姐心悦沈小世子,刚好她弟弟和林景杭还是很要好的朋友。这一点父亲也是知道的。”

    果然,林凌立马就明白过来:“兵部尚书马涛的小儿子马其睿?”

    “正是,证人跟我说当日就是马其睿的小厮传的口信。若是不信,自可去打听一二。”

    林凌听到这里,已经将这事的前因后果猜出了七七八八,他一掌拍向桌面,差点将茶杯打翻。

    “胡闹!你们居然能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对付自己的姐姐!”

    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爹,我是被马其睿逼迫的!”

    林辞月冷笑:“说谎也要有个限度吧?需不需要让你们对薄公堂?”

    林景杭听林辞月将马其睿牵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