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2 章(1/3)

    画眉低头快步走回飞月阁,趁着林景杭派来看守的小厮不注意的时候跑去了林夫人那。

    “夫人,夫人!”画眉一进院子就哭了出来,“大小姐今日去老将军老宅的时候被绑匪掳走了!”

    听完画眉的叙述后,林夫人身子晃了晃,画眉眼疾手快地扶住她。

    “走,去找老爷!”

    林夫人虽然平日里比较软弱,能忍则忍,但在女儿的事上从不退缩,从先前林辞月悔婚之事的态度上可见一斑。

    再怎么说她也是林府堂堂正正的女主人,林景杭无论如何都拦不了。

    于是他只能阴测测地盯着画眉,那目光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画眉自然是无所畏惧的,虽然早就找了刑部,但她心中也没有完全把握,还是相信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但很快她就觉得回林家找人真是多此一举。

    林凌正襟危坐,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

    林夫人越等越心急,一颗心像是架在柴火上烤一般。

    “老爷,时间紧迫,您赶紧派人出去找吧!”

    萧姨娘看了一眼林凌,见他眉头紧锁,沉着脸色,看起来像是在抑着愤怒。

    她便柔声开口:“夫人,纯如理解您现在的心情。”又扭头看向林凌,“但是老爷,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报官,辞月马上就要出嫁了,这件事若是传到镇国侯府,怕是不好交代。”

    林景杭也帮腔,依然冲着画眉道:“就是啊,从她被掳走到现在已经过去这么久,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到时候丢的可是我们林家的脸!”

    画眉气得要命,偏偏还不能反驳他。

    林夫人虽态度强硬,但一张嘴抵不过一屋子的人:“老爷,月儿是您的亲生女儿,您不能不管啊!”

    “够了!这段时间丽安城本就不算太平,两起绑架案还未结案,你怎么能让她随便出门,要做嫁衣为什么不请裁缝来府?”林凌越说越气愤,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林夫人身上。

    林辞烟也假惺惺地掩面哭泣,挡住眼中的笑意:“都怪辞烟这几日疏于对姐姐的关心,早知我就该和姐姐一起去的。”

    林夫人越听心越寒,她早知林凌从未将她放在心上,但打小学习的三纲五常告诉她只要做好该做的,其他的都不要管。

    如今看着屋内几人或假意或讽刺的丑态,她终于从心底深处涌现出了疲惫与绝望。

    她漠然起身,眼中再无往日的柔弱:“你们不找,我自己找!就算踏遍整座丽安城,也要将月儿找出来!”

    林凌没想到她竟然会当众违抗,又被她的眼神一激,分不清涌上心头的是被拂了面子的怒气还是羞愧,刚要开口拦她,就听门口来人禀告:“老爷,大小姐回来了!”

    “什么?”

    “怎么会回来?”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萧姨娘眼睛狠狠一瞪,林辞烟和林景杭立马住了嘴。

    林夫人率先往外走,和跑来的小厮打了个照面,小厮赶紧行礼:“夫人,沈小世子也来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林凌终于坐不住了,屋内几人神色各异。

    林辞烟更是脸色煞白,往外走的脚步都虚浮起来。

    跌跌撞撞冲到了门口,就见沈煜城正立在马车边上,伸着那只骨节修长的手搀扶林辞月。

    林辞烟的视线紧紧锁在他们相交的手上,眼中的嫉妒喷薄而出。

    沈煜城怎么会送林辞月回来!

    今夜的天空原本有些暗沉,月亮上飘着一层薄纱般的乌云,但现在那层云不知何时被晚风撕裂,露出皎洁的月光,就这样洒在面前二人的身上。

    如诗如画,纤尘不染。

    林夫人急忙迎了上去,佯装的坚强铠甲碎了一地:“月儿!”

    林辞月笼着沈煜城的衣服,将伤口藏了一下,才对林夫人笑了笑:“娘。”

    林夫人将林辞月上下打量了一圈,没看见伤口,但还是心疼的够呛:“月儿,可有哪里不舒服?”

    林辞月摇摇头,然后道:“还好遇见了小世子。”

    林夫人又赶紧对他行礼,说了些感谢的话。

    林辞月趁机扫了一眼四周。

    林辞烟目光飘忽,看起来被打击的够呛。

    林景杭亦是满脸惊恐,完全不可思议。

    萧姨娘的神情也有一瞬间的怔愣,表情僵硬,但还是尽力稳住笑容。

    这三人的不自然侧面印证她猜的没错。

    沈煜城的目光也在林家几人身上打了个转,道:“今日我恰好陪着东霖在城西观神庙巡视,结果遇见被绑匪带来的辞月姑娘。绑匪已被刑部捉拿归案,想必很快就能给林家一个交代。”

    他的话说的滴水不露,林景杭却如芒刺在背,林辞月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好,沈煜城为什么偏偏出现在了那里,那可是他花了重金买的训练有素的杀手,竟然会栽在他们手上?若是绑匪将他供出可怎么办!

    林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