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1 章(1/2)

    林辞月不认为这个笑是因为夸她,沈煜城笑的是因她而带来的新鲜感。

    她要把握住这份新鲜感。

    “那既然如此,小世子能否送辞月回林府?”

    “当然可以,毕竟我也有很多问题想问问辞月姑娘。”

    话音刚落,他就坐到了林辞月的对面。

    马车内部本就狭小,沈煜城身高腿长往里一坐更是给了她无尽的压迫感。

    林辞月维持着表面的云淡风轻,实际心中早已翻江倒海。

    唐东霖没听见他们二人的对话,只看见沈煜城一脸笑意地坐进了马车。

    他不住地叹气:“果然男人的话不可信,道貌岸然都是假象!林大小姐简直是引火烧身!”

    马车内的林辞月直到这时才觉得有些不妥,光惦记着要怎么利用沈煜城堵住林家人的幽幽众口,却忘了她利用他的同时,对方也在算计她。

    沈煜城拿出林辞月之前写的纸条,直接推到她面前,单刀直入地开口:“我想听辞月姑娘解释一下,这上面的字迹。”

    林辞月也是刚才被绑来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一点。

    前世她嫁入镇国侯府的时候是个琴棋书画没一样拿得出手的草包。

    而沈煜城是将门世子,出身尊贵,他虽说也是书院的学生,却不怎么在书院学习,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身份堪比皇子,真正教他的先生也是云济数一数二的。

    他们从成亲伊始,沈煜城就在嫌弃她。

    林辞月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世子妃,便重新学习这些。

    沈煜城自然不会拦着她学,于是那些字帖便也让她照着临摹了。

    一来二去,她的字虽然谈不上写的炉火纯青,但也有几分神韵在。

    确实一打眼看上去是很相像的。

    林辞月早就习惯这样写字,当时情况紧急忘记隐藏,本来想的是过后找个由头唬过唐东霖,让他不要告诉沈煜城。但没想到偏偏让沈煜城撞见。

    “当时着急,字确实写得潦草了一些,怎么,小世子这是在扁担搂柴?”

    扁担搂柴—管的宽。

    从刚才开始沈煜城就知道林辞月才不是像表面这样柔软,她眼神时常带刺,刺尖指他,谈不上是敌意,但绝不友好。

    更像是对此种境况的无可奈何。

    若有若无地透露出一个令他很不爽的消息:但凡有别的选择,我一定不会利用你。

    他又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利用的,凭什么她还一副为难的模样?

    “聪明人也会说蠢话吗?”沈煜城敲敲桌角,目光有些冷,“为什么你和我的字迹会这么像?”

    林辞月牙尖嘴利地反驳:“小世子何必这么霸道,这字本就不是你一人独创,怎么还不许有相似之处?”

    沈煜城看出来她是不想说,便也不再逼迫,反正日后时间长的是,他自有机会再问。

    “好,那换个问题。绑架你的人你可知道是谁了?”

    “不是我弟弟就是我妹妹。”林辞月自嘲地笑了笑,精致的面容上开出一朵万分脆弱的花,“家庭和睦的小世子怕是想象不到世间的兄弟姐妹还会这么恶毒吧?”

    沈煜城看向她,少女虽然在笑,但那笑意不及眼底,眼底反而是一片冰冷,像是数九寒天的三尺冰湖。

    沈煜城对林家的事情有些耳闻,但看来传闻的姐妹情深与事实截然相反。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什么样的兄弟姐妹都不足为奇。”他望向那片冰湖,“有那样的家人也不是你的过错,而且他们本就不是你真正的家人。”

    林辞月一直绷着的那根心弦颤了颤。

    沈煜城,这是在安慰她吗?

    良久她才开口:“我从来没有觉得那是我的过错,我只知道,欺我者我必以百倍偿还。”

    沈煜城失笑,眸子清亮:“口气倒是不小,你打算怎么做?”

    “杀了他们。”

    林辞月说的坦荡,完全不避讳沈煜城,甚至像是一直在等着他问。

    沈煜城倒没有被这四个字吓到,反而调笑她:“心狠手辣。”

    林辞月神色如常,像是说着别人的故事:“今日若不是我提早发现,让画眉去了刑部,明日尚书林府嫡女被奸人所辱的消息就会传遍丽安的大街小巷。从此,生不如死。”

    这番话说的□□,却极其真实。

    他也曾见过无数的肮脏。

    “既然如此,从观神庙出来到现在过去这么久,你怎么对救命恩人连句谢谢都没有?”

    “是辞月唐突了,我只记得要坦诚相待,却忘记和小世子道谢。”林辞月点了点头,“小世子的救命之恩辞月以后定当回报。”

    沈煜城见她礼数周全,挑不出一点问题,越发觉得眼前的姑娘神秘莫测。

    她清醒十足却又有着独属于这个年纪的娇憨,她话语胆大妄为,却又合情合理。

    复杂又通透。

    沈煜城神色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