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0 章(1/2)

    林辞月虽然反应迅速,但男女力气悬殊极大,待大黄牙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抬腿给了她一脚。

    林辞月狠狠地撞向一旁的柱子,刹那间眼冒金星,连泪水都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柱上恰好有块凸起的地方,她的手臂剐蹭在上面,火辣辣地疼。

    大黄牙耳朵上汩汩地冒着鲜血,看起来格外可怖。

    车夫查看了一下,伤口并不严重,然后他便亮起匕首。

    “林大小姐,我们也是受人之托。”

    林辞月知道林家不会来找她,但也没想到刑部到现在还找不到她,有些绝望地闭上了双眼,但意料之内的疼痛没来,取而代之的是匕首撞击到地上的清脆金属声。

    再睁眼时,眼前多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这人背对着她,林辞月只看见车夫按着手腕,向来镇定的瞳仁中出现慌乱的情绪。

    紧接着,他拽着大黄牙就往偏殿外跑,少年同时喊了一句:“东霖!”

    林辞月只觉得浑身血液急速倒流,一时之间竟有些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这声音她太熟悉了!

    这是沈煜城的声音。

    此刻声音的主人就站在她面前,她呆呆地望着依然是少年人的背影,却产生了抗拒的心理。

    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沈煜城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应该是唐东霖带人继续抓捕。

    似是感受到身后人的视线,沈煜城忽然转了身,林辞月来不及隐藏目光中的情绪,就这样直直地看进了少年如星辰大海一般的眼中。

    林辞月仿佛看见曾经的自己,在高门大院下,虽着一身华服,灵魂却在空旷的院落中兀自挣扎。

    日复一日等待故人归。

    终有一日,她翘首以盼的那人划破漫长时光,带着来自远方的声音,将她从孤独中解放。

    而后,她看清了他的面容,似春夜,如夏晨。

    林辞月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沈煜城,她是这样的狼狈,他却一如记忆深处一般耀眼,甚至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是宛如天神的存在。

    沈煜城一愣,看着那道似乎藏着千言万语的复杂目光,心口忽然一滞,方才想说的话忘了个精光。

    两人四目相对片刻,没有噼里啪啦的火花四溅,只有相望无言。

    沈煜城忽然有种奇异的感受,他们好像认识了很久。

    “我们之前见过吗?”

    林辞月匆忙低下头:“不曾。”

    唐东霖一进来,就听见他们这么两句没头没尾的话。

    “你们说什么呢?”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见沈煜城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竟然还没给人松绑,又气不打一处来。

    “我的小世子哟,您能不能稍微怜香惜玉点!”

    二人间的气氛被打破,沈煜城驱散心中莫名其妙的想法,利落地将束着林辞月的绳子挑断,看到她白皙手臂上长长的一道触目惊心的红痕后,避开伤口将自己的外衣披在她身上。

    林辞月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确实有些衣冠不整。

    沈煜城虽说是少年人身材,但身量很高,林辞月这么披着还有一块被拖在了地上。

    她知道沈煜城是爱干净的,便又用手臂往上抬了抬,结果不小心扯到伤口,脸色又白了几分。

    沈煜城没想到她还这么宝贵他的衣服,见她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低声道:“得罪。”

    然后便将她打横抱起,径直走向马车。

    唐东霖看傻眼了,嚯,这还是他认识的沈煜城吗?

    怎么完全不避讳“男女授受不亲”了?

    他记得上次带沈煜城逛了一圈花楼,他整个人都把“别烦我”、“离我远点”写在了脸上。

    莫非是看见自己未来的新娘太漂亮,这才动了恻隐之心?

    啧,还有两幅面孔呐!

    比他还搞不清状况的是林辞月,记忆中的沈煜城才不会这么对她,两个人的距离感一直很强,成婚四年后话才说的多了一些。

    林辞月很不习惯这样的他:“不用麻烦了,我可以自己走。”

    她挣了两下,沈煜城停下脚步,在忽明忽暗的烛火下,林辞月清晰地听见他轻声说了一句:“别动。”

    简单的两个字却在这夜色下带了点暧昧的味道,林辞月不敢再挣,手臂虚虚地搭在他的肩上。

    她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少年的下颌线条流畅,面无表情时薄唇一如既往地紧抿。

    怀中的人很轻,在他说完那话之后一动也不动,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过却像某种小动物一般,会瞧瞧地抬头看他。

    沈煜城在她再次抬头之时也低下了头,林辞月被抓包,眼睛立马就垂了下来,只有耳朵在泛着可疑的红色。

    沈煜城觉得有点搞笑。

    林辞月定了定心神,将注意力转移。

    沈煜城将她放进马车后,就要离开。

    林辞月却忽然出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