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9 章(1/2)

    沈煜城也注意到了,虽然笔墨沾的不是很足且看出来有些匆忙,但这笔锋走势简直和他一模一样!

    唐东霖扭头看了一眼沈煜城,他往日那副懒散的模样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凛然。

    他知道教沈煜城习字的是云济一位格外有名望的先生,沈煜城年幼时拜在他门下,后来先生云游四方,平日行踪不定,只是偶尔差人送几幅字帖。

    这字帖他都没见过几回,林辞月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娇女怎么能写出和沈煜城如出一辙的字?

    唐东霖知道此时不是纠结这字的问题,纸上所写内容言简意赅却句句在理。

    绑匪好大的胆子,竟敢绑架未来的镇国侯府世子妃!

    “画眉姑娘莫急,在下定会将林大小姐救出!”

    然后他又对沈煜城道:“改日我再请你吃饭,今天......”

    沈煜城打断他的话:“我和你一起去。”

    唐东霖倒是想过问一下要不要一起去找,但沈煜城对这桩婚事一直极为不满意,他便也就没自讨无趣。

    现在听沈煜城主动要求帮忙,唐东霖才发觉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沈煜城哪里真的是冷酷无情之人?

    画眉本来见到沈煜城就已经格外吃惊了,现在又听见他说要一起去救林辞月更是激动地流出泪来,只好不住地道谢。

    唐东霖向她问清马车行驶方向与马车特征等一些细节后,便让人沿着各街搜查。

    沈煜城静静听着他的安排,但很快眉毛就拧起来了:“这样做动静太大,切莫惊动绑匪。”顿了顿又道,“与百姓。”

    唐东霖一拍脑门儿,还真是,林辞月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未出嫁的大小姐,若是传出去,怕是有损她的名声。

    “还是你考虑的周到!”

    沈煜城则又凝着林辞月写的那张纸出神,准确的说是盯着“绑架”二字。

    直至厅堂内的人走了个干净,他才沉声道:“我想到一个地方。”

    再一眨眼的功夫,沈煜城已经翻身上马,唐东霖赶紧跟上,语气急迫:“哪儿?”

    “城西观神庙。”

    说罢,沈煜城勒紧缰绳,身下宝马长嘶一声,紧接着他的身影便犹如一支泛着银色的箭羽消失在暗中。

    丽安城太大了,若真是挨条街找简直如大海捞针。

    他在现代的时候曾经听过一种说法,有些犯罪分子会在犯罪后重回现场,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心理变态的人更会想要欣赏一下周围人的恐慌。

    但根据画眉的叙述和林辞月的纸条能得知绑匪是有目的性的,为此还做了伪装。

    而之前的两起绑架案都发生在集会上,更像是随机挑选。

    若是模仿作案,那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第一起绑架案中绑匪最后消失的地方是东青街,不过三个月过去了现在早已人来人往,不复曾经的草木皆兵。因此人多眼杂不好隐藏。

    但第二起观神庙绑架案才发生不久,那里位置本来就不如东青街繁华,现在更是几乎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步。

    不管他猜的对不对,都要先去看个究竟。

    ==

    车夫很谨慎,把两侧的窗户都挡的严严实实,林辞月看不见外面,一开始还能根据方向估算一下大概位置,不过驾车的绑匪显然对丽安的道路非常了解,七拐八拐之下林辞月很快就不知道驶向何方。

    罢了,就算知道位置也传不出去消息。

    正好车夫的话也少,她便安心地闭目养神起来。不知坐了多久,才听“吁”地一声,马车遂即缓缓停下。

    车夫掀起门帘,外面月色惨淡至极,林辞月只看见一片漆黑。

    然后她被拽下马车,踉跄几步后视线才逐渐适应周围环境。

    这里似乎是一座庙宇,还不等她看清牌匾上的字,就又被扯进一旁的偏殿。

    林辞月被绑了数个时辰,浑身酸痛,又被这样粗鲁地对待,火气一路烧到了头顶。

    就听此前一直驾车的大黄牙跟同伴道:“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刚才在路上我分明看见了刑部的人。”

    “你确定没有看错?”

    “不会,还不止一个,所以我才一直走小路。”大黄牙顿了顿,目露凶光,“是不是早前车上那个丫鬟发现她失踪去找了人?”

    “那位绝不会让她去找人,除非……”

    车夫想到什么,走到林辞月面前将她嘴中的破布扯掉,语气森然:“买绿豆糕是假,你早就让她去刑部了,对不对?”

    看来这两人没有她想象的那么蠢。

    林辞月没再隐瞒,反而坦然一笑,颇有些恶劣地说:“是啊,你们现在放了我,赶紧离开还来得及。”

    大黄牙听她这么说,眼睛中的怒火简直要喷薄而出,他推开车夫,冲林辞月喊道:“你竟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耍花招!”

    林辞月巍然不动,看起来完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