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7 章(1/2)

    说起来这还是林辞月重生后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出门。

    之前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怎么复仇,表面看似云淡风轻,实则一直绷着脑中的那根弦,直到此刻坐着马车行驶在这繁华热闹的永乐街上,才对“活着”这个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她还能听见小贩们洪亮的叫卖声,还能看见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更能闻见各种小吃诱人的香气......

    林辞月撩开窗帘一角看向外面,那点儿属于小姑娘的好奇心被放大。

    画眉见状,识趣地开口问道:“小姐要不要下车逛逛,这儿拐过去就是金纺阁了。”

    林辞月点头,两人一起下了车。

    金纺阁的掌柜很久都没有见过林辞月了,她刚出现在这条街上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她了。

    当时离得远时掌柜还在想这位气度不凡的小姐怎么有些眼熟,直到她走近了他才发觉这居然是林辞月。

    林辞月今日穿着一件水蓝色敞口纱衣,干净的颜色如高处最浅的那片天空,雪白的肤色如远处最轻柔的一片云。三千青丝垂落肩头,像是天宫中的仙子乘风而来。

    掌柜有些看呆了,林辞月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好看。

    画眉见掌柜如此,心中更加骄傲,以前这种受人瞩目的殊荣全部属于林辞烟,她家小姐永远是是受冷落的,掌柜更是只有在林辞月付银子的时候才对她笑。

    想起以往的种种,画眉挺直腰杆,颇有一种狐假虎威的姿态:“想必掌柜也听说我家小姐要和镇国侯府小世子成婚的消息了,今日来金纺阁就是看看嫁衣的式样,若我家小姐满意,日后自然还会再来您这。若是不满意的话......”

    画眉说到这里眼睛往外一瞟,隔壁街上也开了一家锦绣堂,掌柜会意立马接话:“承蒙林大小姐关照我们金纺阁,请您来二楼,前几日从南方刚到一批上等布料,我这还没挂出来呢,看来这批料子就等着林大小姐这个主人呢!”

    二人都看向林辞月,她轻轻颔首,说了个“好”,两人同时都松口气。

    掌柜观察半天觉得林辞月和以往大不相同,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安静,但是现在的存在感太强了,站在那里就给人无限压迫。

    而画眉却是担心林辞月嫌她多嘴。

    林辞月没再出声,她知道画眉也是在替她出气,便随她去了。

    前世这丫头跟在她身边一直在受委屈,不光是今天,她想让画眉以后都可以不用顾忌别人的脸色堂堂正正的说话。

    金纺阁是丽安最大的布庄,不少达官显贵家的小姐公子都在这买布料。

    二楼果真如掌柜所说有不少上等布料,逐一抚过去像是幼儿的肌肤,细腻温柔。

    前世她的穿衣打扮大多是从林辞烟那学来的,虽然林夫人也给她板正过,但林夫人哪儿有林辞烟能说会道,林辞月自然是被林辞烟夸得找不到北。

    不得不说林辞烟的手段高明,她教林辞月的穿着打扮不是丑是怪异,因为整体不够协调。后来嫁进镇国侯府,下人们明着没说暗里不知道如何贬低她,林辞月偶然听见大哭了一场,之后彻底学习一番才逐渐有了审美。

    沈煜城虽然因为忙碌总是冷着她,但吃穿用度上面倒是没有亏待她,金纺阁的东西当然是无法和沈煜城给的那作比较,林辞月看了一会就乏了。

    掌柜看她这样有些紧张地询问是不是有什么不满意,林辞月本来没什么想法,见他如此,忽然想起金纺阁的历史。

    金纺阁真正的主人是一位南边来的商人,相传那位商人和南陵国的皇室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南陵与云济交好,绸缎来往繁多,优中之优除了供给云济皇宫内,其余大多流向金纺阁。

    她能知道这些还是因为后来沈煜城无意中透露给她的,毕竟镇国侯府凭着军功,拿到的都是云济帝赐的宫内物品。

    而掌柜的给她看的布料,还不够好。

    林辞月目光带着审视:“金纺阁看来是看不起我。”

    “此,此话怎讲?”掌柜的很是紧张。

    “我林家又不是买不起,掌柜的何必藏着掖着呢,还是说连镇国侯府的面子都不想给?”

    林辞月轻飘飘的一句话惊得掌柜腿脚一软,几欲跪下。

    “不敢不敢,店里货物实在太多,我一时疏忽忘记了,林大小姐稍等,我这就吩咐小厮将库房其他的布料拿出来。”说罢,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逃跑似地离开。

    没过多久,楼上又搬入一批款式更为新颖,质量更加上乘的绸缎。

    画眉知道金纺阁掌柜看人下菜碟,没想到竟然藏了这么多不给她们看,挖苦了好几句。

    听得林辞月只想笑,果然是几个林家都比不上一个镇国侯府。

    既然这威望如此管用,何不好好利用,重生一次,她绝不要走原来的老路。

    反正嫁过去后不久沈煜城就出去带兵打仗了,她要在他回来之前完成复仇,等他回来后她就想办法和离。

    因为林辞月的心思完全不在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