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6 章(1/3)

    此时断魂楼内三层最里侧临窗的包厢难得开了门,包厢木质门从外面看上去和其他房间似乎并无二致,但是内部却别有洞天。

    水流声涧涧,更有绿树繁花,包厢最中央还有一块造型奇特的假山石,踏入包厢恍如去到南方的园林。

    奢靡又典雅,足以看出主人有多会享受。

    此刻颇为精致的包厢内坐着二人。

    其中一位气质沉稳,容貌不凡的白衣男人将烹好的茶倒出,笑着看向靠在窗边穿着黑色窄身长袍的高挑少年道:“若是要喝杏花酒,直接吩咐下人来取就是,你怎么还专门跑一趟?”

    对面的少年静静站在那里,微风带起他的衣襟与墨发,勾勒出宽阔的背、紧致的腰线以及一双长腿,一看便知这是经过长年累月的锻炼才能形成的绝佳身形。

    听见白衣人说话,少年这才收回投向窗外的视线,露出一双瞳仁漆黑却蕴着光的眼睛,仔细看去眼角眉梢都微微上扬,唇也上扬,既有少年人的天真又有因身份尊贵而带着的散漫态度。

    他长臂随意往窗台上一搭,露出骨感却有力的腕骨,另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把玩着精美的玉色瓷杯,两种极致的颜色碰撞,便更显肤色白皙。

    然后他皱了一下眉,话语中带上一丝抱怨:“别提了,我爹天天跟我念叨成亲的事,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顾珏愣了一下,随即又轻轻笑起来:“林家嫡女温柔恬静,知书达理,想来会是一个好妻子。”

    沈煜城没说话,觉得顾珏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他所了解到的林辞月完全不是这样,温柔恬静其实是胆小内敛、知书达理其实学业不精,处处被她妹妹林辞烟压上一头。

    虽然沈煜城不是个喜欢从别人口中了解他人的人,但林辞月这名声实在太差,他自然避免不了先入为主。

    看得出来沈煜城不愿再谈这事,顾珏适时换了话题,聊着聊着就说到了最近丽安城人心惶惶的绑架案上。

    沈煜城放下茶杯:“最近东霖没来找你吗?”

    顾珏苦笑:“昨日刚来,只可惜我这也没有他想要的线索。”

    沈煜城眸中有光一闪,面上依然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笑:“那就有劳顾掌柜替他盯着点了。”

    顾珏道:“小世子见外了,小唐公子尽忠职守,事关丽安百姓安危,顾某定当全力相助。”

    沈煜城喝下最后一口茶,拎起身边的酒坛,冲顾珏摆摆手,背影要多潇洒有多潇洒。

    “谢谢顾掌柜的酒,改日再聊。”

    顾珏目送沈煜城离开,笑容也慢慢消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沈煜城和从前似乎不一样了,他身上的气质变得和以前完全不同。

    顾珏是在南下谈生意的时候遭遇劫匪,那时沈煜城作为军队随行官随父亲去往南边国线,恰好救了他。

    他还记得沈煜城坐在战马上审视他时的森然目光,毫无温度,虽然还是一张充满稚气的脸,却让人无法不对他产生惧意。

    顾珏是个生意人,处事极为圆滑,自然知道如何和他这样的将门世子打交道,饶是如此,和沈煜城建立起关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太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可是最近一段时日,沈煜城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从前的沈煜城虽然没有在明面上表现出对顾珏这种满身铜臭的商贾的厌恶,但顾珏知道沈煜城打心里是瞧不起他的。

    但现在不同,沈煜城对他很是热络,原先如天山雪莲一般无时无刻不透露着禁欲的气息淡到似乎寻不见。

    他终于有些像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天真却知世故,不过更因为这样,比从前更难以琢磨了。

    顾珏摇了摇头,驱散脑中莫名其妙的想法。

    这边沈煜城哼着小曲儿步伐轻快地到了一楼,饭点刚过,楼下人不多。

    小二看见他立即带笑迎了上去:“小世子这就走啦?”

    沈煜城晃晃酒坛:“嗯,我家老爷子等着喝酒呢。”

    小二把毛巾往肩后一甩:“得嘞,那我去给您准备马车!”

    沈煜城拦住他,还是带笑的神情:“不用麻烦了,也不远,我自己走回去。你先去忙吧!”

    小二立刻做了个手势:“哦,好,好,您慢走!”

    眼看着沈煜城离开,旁边吃饭的人才好奇问了一句:“那可是镇国侯府的小世子?怎么和传闻有些不同?刚才是不是还笑了?”

    小二赶紧出声维护:“那都是别人瞎说的,沈小世子人特别好,上次断魂楼有人闹事,他看见后还帮我们摆平了呢!”

    沈煜城耳朵灵,听见他们的讨论后笑了笑,他当然和传闻中的不同了,他们压根儿是俩人啊!

    这个小二说得太对了,他就是一个好人。

    而让一个热心肠的好人装冷酷无情实在是太难了!

    忘记是什么时候一睁眼就穿越到这个异世界,在确定没有回去的方法后他果断抛弃了原主的人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