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5 章(1/3)

    丽安城只有一家能叫得出名字的马府,兵部尚书马朝凯。

    马朝凯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还算勤恳,在兵部任职,小儿子年龄尚小,在书院学习,想来就是林凌口中那位马家的小子。

    巧的是,马家还有一位小姐,名安安。

    上一世林辞月与林景杭的关系并不好,原因无他,林景杭是个十足的坏小子,以捉弄人为乐,林辞月又不敢和他起冲突,只好绕着他走,断然不知道林景杭与谁交好。

    现在想来,林辞烟和马安安也是早就认识的,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正好,还不用林辞月出去寻了,既然有这样一层关系,她早晚会将他们一起推下水的。

    林辞月没有兴趣继续听林凌与萧姨娘谈论怎么教导孩子的事情,反正林景杭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但是今日之事倒是让她看清了林凌的脾性,他是个政客,所有的选择都从利益出发。若林辞月今日没有早些说那番话,让萧姨娘和林辞烟有了可乘之机,那最后的结果应该会截然相反。

    所以,林辞烟在林凌心里的地位没有那么重要,倒是萧姨娘,没有出现她想象中那样发脾气的情况,还是挺能忍的。

    林辞月和林夫人继续往外走,一路上林夫人的情绪不似往常平静,连眉头都皱的轻了,还拉着她说了好多话,林辞月静静听着,心口像是被细细密密扎了针,有点疼。

    “娘,你放心,月儿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若是之前听见林辞月这样说,她只会认为这是林辞月突如其来的小孩心性,可现在她觉得这是真的。

    “娘没用,到头来还要你来护着娘,你才是受了委屈。”

    林辞月笑了起来,眼角的温柔流成了春水:“娘只要一直在月儿身边,月儿就不委屈。”

    ==

    林辞月和林夫人现在是其乐融融,萧姨娘和林辞烟头上却是阴云密布。

    林辞烟一回到自己的屋内就开始疯狂砸东西,丫鬟们跪在屋外不停地发抖。

    世人都说林家二小姐知书达理,温柔识大体,只有在这烟雨阁的人才知道,那不过是林辞烟的伪装罢了。

    直至屋内各种器物破裂的声音停息,这些人才敢进去收拾。

    萧姨娘一进屋看见这满室狼藉后表情很是不悦:“你都多大了,怎么还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林辞烟红着眼睛,胸口上下起伏,显然气还没全消。这句话像是另一条□□,瞬间又点燃她的暴躁:“林辞月都骑到我头上了,我还怎么控制!”

    “啪”地一下,清脆的巴掌声倏尔响起,屋内的丫鬟们又赶紧跪下,大气都不敢出。

    林辞烟捂着脸颊,瞪着双眼,原本就大的眼睛几乎要突出来了。

    萧姨娘冷声道:“你们先退下。”

    丫鬟们这才战战兢兢离开,生怕主子们将气撒到自己身上。

    待屋内只有她们二人后,萧姨娘才叹了口气,按着额头:“烟儿,事情还没有糟糕到无法改变的时候,现在不要意气用事!”

    林辞烟被打了一巴掌后倒是冷静下来了,再听萧姨娘这么说完,这才定了定神:“那我们该怎么办?”

    “现在林辞月还没有嫁过去,我......”

    “我有办法!”突如其来的一道男声打断了萧姨娘的话。

    萧姨娘一惊:“景杭,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林景杭大喇喇地往凳子上一坐,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我先喝口水。”

    林辞烟算了算时间,脸上带了点嘲讽:“肯定又是逃课回来的。”

    林景杭压根儿没把林辞烟的话当回事,他把茶杯往桌上一扔,翘起二郎腿睨着她:“你不会说话就别说,亏我还想着帮你!”

    林辞烟冷着脸看向自己这个亲弟弟,穿着书院统一发放的蓝色祥云纹劲装,扎着同色系的银丝腰带,明明该是正直利落,朝气蓬勃的少年郎。却被他穿出一丝痞气,身上还有着了一块灰,想必是□□的时候蹭到的,再加上他这副目中无人的姿态,她怎么看怎么心烦。

    “谁要你帮,小小年纪不学好,整日和别人鬼混,知不知道刚才父亲还当众批评你了!”

    林景杭完全不怕她,他的脾气甚至更冲:“林辞烟,我今天惹你了吗?你别把你在林辞月那受的气往我身上撒!”

    “你!”林辞烟眼眶一下子红了。

    萧姨娘一看他俩吵起来了,赶紧拉架:“都少说两句!辞烟你是姐姐,要让着点弟弟,他还小。”

    林辞烟转过头不再理会,只默默流泪,反正每次吵架,林景杭永远都有萧姨娘替他反驳。

    屋内的气氛诡异,林景杭挠了挠头,想缓和一下:“反正我有办法让林辞月嫁不了镇国侯府。”

    萧姨娘不想让小儿子参与这种事情,急忙开口:“你能有什么办法,这种事情不要掺和,赶紧收拾一下去父亲书房!”

    林景杭喊了起来,觉得很没面子:“你们凭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