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4 章(1/2)

    书房内可谓泾渭分明,林凌坐在主座,林夫人虽然也是坐着,但离林凌距离就远得多,不如萧姨娘站在林凌旁边帮他研墨看着亲近。

    这二人倒是琴瑟和鸣,再加上林辞烟也温温柔柔地在一旁说笑,不知道的以为这才是一家人呢。

    原本低眉顺眼看着很受排挤的林夫人看见林辞月来了后,眼睛里才有一点光芒,似是松了口气:“月儿。”

    除此之外的那三人都没抬头。

    萧姨娘早就看见林辞月进了书房,但是她没理,仿佛在无声地宣告她才是林府真正的女主人。

    直至柳绿快步走到萧姨娘身边,再次提醒:“老爷、姨娘,大小姐来了。”

    萧姨娘这才表现出惊讶的模样:“呀,辞月来了啊!”末了又补上一句,“你这派头可真大,叫老爷好等。”

    林辞月这才抬眼看向她,目光平静,丝毫不见歉意。

    “哦,昨日画眉告诉我是巳时来书房,可今日柳绿辰时就来催促了,足足差出两个时辰,辞月当时还未收拾妥当,如果这样见了父亲,怕是有些不合规矩。”

    萧姨娘没想到林辞月直接将她故意告诉错误时间的事情说出口,怔愣了一瞬,又立刻笑道:“怕是画眉记错了吧,你看夫人不也是早早来了吗?”

    林辞月觉得萧姨娘还真是小肚鸡肠,在这种事情上撒谎也真是够无聊的,于是她凉凉地应了一句:“嗯,若是她记错了,我自会责罚。”

    林辞烟见林凌还是没有跟林辞月说话的迹象,适时出声缓和气氛:“姐姐今日怎么穿成这样了,看起来很是老气,怎么不穿前几日我在金纺阁挑的那件呢?”

    林辞月站在那里,初夏的阳光透过窗上镂空的装饰,以刁钻的角度钻进来,黏在她的身上,将她周身镀上一层金色,如悲天悯人的雕像。

    “确实是有些端庄,好在不丑。前几日买的那件还是比较适合妹妹,如果妹妹喜欢的话,我差人给你送过去。”

    林辞月的话一出口,林辞烟的脸色就有些绷不住了。

    林辞月在说她买的衣服丑,还适合穿丑的!

    偏偏林辞月还一副极其认真的表情!

    碍于父亲在这儿,林辞烟压下怒意,眼看着泪水又要夺眶而出,林凌终于发话。

    “够了!”

    林辞月这才敛了心神,视线投向面前的林凌身上。

    男人穿着一袭银灰色直襟长袍,面料高贵垂感极佳,仔细看去,上面还印着片片挺直的竹林。

    他不怒自威,绷着下巴,头发一丝不苟高高盘成一个发髻。因为不爱笑,所以消瘦的脸颊上并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

    林辞月是林家三个孩子中模样最像林凌的,不笑的时候看着很严肃,然而,他们的关系却最为淡薄。

    此时此刻,面对似乎只在她嫁入镇国侯府才对她展露过笑容的父亲,她心里并无感情,她甚至在想,林辞烟在背后捅了她那么狠的一刀,林凌到底知不知情,若是知情,他又出了多少力呢?

    林凌冷冷地看了林辞月一眼,放下手中的书,对着萧姨娘问了一句:“景杭呢?”

    “景杭今日去了书院,要晌午才能回来。”萧姨娘提起自己的小儿子,面上满是红光,刚才那些阴霾也一扫而空。

    林辞月瞧着她骄傲的模样,只在心里摇了摇头,林景杭今年十四岁,年纪不大,却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成日和书院那些不学无术的大少爷们混在一起,不知道闹过多少笑话,除了在林凌面前乖的像个鹌鹑,其他时候简直是又蠢又坏。

    提到林景杭,林辞月偏了偏头去看母亲,果然,她又在那里愁眉不展起来,浑身充满着自责的情绪。

    哪怕都过了十几年,哪怕萧姨娘的儿子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曾经被埋怨生不出儿子的痛苦还如海草一般紧紧缠绕着她,蚀心入骨。

    林辞月卷起袖中的手指,重来一世,她绝对不要活成母亲这个模样!

    林凌听说林景杭去了书院,冷着的脸色才缓和了几分:“今日叫你们来,还是关于和镇国侯府联姻的事情。”

    林凌话刚开个头,林辞月就“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父亲,请恕女儿之前的肆意妄为,女儿请求责罚!”

    书房内的所有人都被她这个举动吓了一跳。

    林夫人有些心疼,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月儿,你这是作甚?”

    林辞月倔强地跪着,脊背挺得很直,阳光将她的身影拉得老长。

    “女儿不孝,之前太过任性,差点酿成大错!”

    林凌虽然对林辞月打断自己的话有些不满,但对于她的态度还是满意的:“哦?你倒说说,自己错在哪里?”

    “女儿错在三点。第一,置家族利益于不顾,镇国侯府与尚书府联姻乃是陛下钦点,是陛下给予尚书府的恩赐,辞月却只考虑自己,甚至想要抗旨,实属大不敬!”

    “第二,罔视礼仪道德。云济乃礼仪之邦,父亲又身为礼部尚书,女儿本该严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