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3 章(1/3)

    “姐姐......”林辞烟有些怔愣,没想到林辞月居然没有顺着她的话来,着实让她有些下不来台。方才听说萧姨娘被林辞月训了两句的事情,她急冲冲地跑过来就是怕林辞月突然反悔。

    林辞烟心中的紧张被尽数放大,嘴唇嗫嚅着,一行清泪就流了下来。

    林辞月暗自咋舌,十五岁的时候眼泪就如此收放自如,充分利用自己清纯的模样来哄骗她。

    只可惜,现在的她不是十六岁的无知少女,已经一眼就看穿了林辞烟的花花肠子,所以她只觉得好笑,抱着看戏的态度想知道林辞烟接下来还会使出什么招数。

    林辞烟见林辞月有些无动于衷,急迫地要命,却还没忘记要维持一朵“一点不想麻烦别人帮她实现美好心愿”的好白莲形象。

    只是原本的假哭变成了真哭。

    林辞月觉得她的哭一定是对着镜子仔细地练过,要不然为什么这么我见犹怜,而自己哭起来却是毫无形象。

    这种差距让她不免反思,看来想装可怜到让人心疼的份儿上,一定要好好掌握精髓才是。

    林辞月这样这番思考的模样落在林辞烟眼里让她以为事情还有转机,见哭得差不多了,便抽抽搭搭地开口:“妹妹知道,姐姐断然不会如此狠心,葬送妹妹的姻缘,更不会眼睁睁让妹妹与沈小世子成为一对儿苦命的鸳鸯吧?”

    林辞月泛起一片恶心,林辞烟怎么能这么镇定自若且十分自信地说瞎话,真是恬不知耻!

    “辞烟啊,我以前觉得你比一般姑娘都要聪慧,时常让我刮目相看,可如今,你怎么如此糊涂呢?”

    林辞月端坐在主座,姿态优雅,清澈的眸子将林辞烟的身影牢牢锁住。

    林辞烟从未见过这样的林辞月,虽然还是穿着她给乱搭的奇怪配色的衣服,但似乎所有的地方都变了,眼中不再有怯懦的神色,说话时也不再小心翼翼地看她脸色,只是昂着头,神态自若,像是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忽然间,就变成了林家那个真正的嫡女。

    林辞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荒唐。

    再眨眼看过去,林辞月又微垂着头,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

    林辞烟轻轻摇头,驱散脑中乱糟糟的想法,然后平复情绪,上前拉着林辞月的手,笑容盈盈:“姐姐又在开玩笑了不是,妹妹知道姐姐不想嫁人,既然如此,妹妹替嫁,姐姐还能在府上多陪伴林夫人,何乐而不为呢?”

    好一个何乐而不为。

    前世林辞月不喜萧姨娘,却格外喜欢这个妹妹,她觉得林辞烟是真的处处为她着想,现在想来被一个比自己还要小上一岁的小姑娘骗得团团转,可真是太有出息了!

    林辞月不动声色抽出了手,林辞烟前世就是这样怂恿她,一个理由行不通,又换了一个,将装傻贯彻到底。

    只可惜林辞烟到底没能如愿,不过却将祖父牵扯进来,这一世她断不能再让他老人家一把年纪还要为她操心,她要彻底断了林辞烟的念想。

    “妹妹书读的比我这个当姐姐的好,况且爹爹还是礼部尚书,妹妹该不会不记得《礼记》的内容吧?如果这样,可真叫学堂的先生伤心啊!”林辞月看似轻飘飘像带着玩笑一般的话语,却如一记重锤砸在林辞烟的身上。

    “所以官序贵贱各得其宜也,所以示后世有尊卑长幼之序也。”林辞月一字一句道,“嫡姐未嫁,岂有庶妹先嫁的道理?”

    话说到这里,林辞烟的脸上已全无血色,她很是惊慌,林辞月在她心中是愚笨又不善言辞的,只要对她说些软话,她便会如同乡野间那些戴上鼻环的老黄牛,乖乖地跟从主人。

    林辞烟万万没想到林辞月会真的反悔,且搬出一个令她无论如何都反驳不了的理由。

    林辞烟挣扎着,期冀林辞月刚才那些只是同她开玩笑。

    “妹妹知道姐姐定是因为刚才父亲的责罚才记恨辞烟,姐姐平日里不是最宠辞烟的吗,妹妹要怎么做,姐姐才能消气呢?”

    她眼波流转,大眼睛里蕴着盈盈水光,看上去楚楚可怜,好像林辞月才是恶毒的坏女人。

    林辞月只觉得好笑,事实上她真的笑出了声,林辞烟被她笑的莫名其妙,但还是顺着这个笑娇嗔起来:“哎呀姐姐莫要取笑妹妹了,不要生气好不好?”

    “你从哪儿看出来我在生气?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今儿有些乏了,就不再陪妹妹了,妹妹请便。”说罢,林辞月起身打了个哈欠,不再跟她废话。

    林辞烟见她如此,只觉身上的怒意如何都压制不住,她“腾”地一下起身,涨红着脸,清纯的小白莲形象岌岌可危。

    “林辞月,你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戏耍我,你本就不想嫁人,也说好让我替嫁,如今怎地又反悔?”

    林辞月往外走的脚步停了下来,没想到林辞烟这就忍不住了,果然十五岁的心智没有后来成熟。

    也是,在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时候羞辱她毫无乐趣可言,没有看戏的人,演出则没有意义。

    “今日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