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2 章(1/2)

    萧姨娘!

    五年前,这个女人为了夺得林家内院实权,设计陷害了林辞月的母亲,让她失去了庇护,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

    林辞月这一生短暂且凄惨,得到别人的爱意对她来说似乎是一种奢侈的事情。在没嫁人之前她拥有的爱全部来自母亲。

    母亲与父亲林凌同样是因为家族利益而联姻,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基础,在林辞月出生后,二人关系更是淡薄,且母亲身体越发虚弱,林凌怨她连个儿子都生不出。

    而后林凌又娶了萧姨娘,她过门后便生下了一儿一女,大家都说她的肚子争气。

    自那以后林凌更不喜欢林辞月了,因此整个林府都不待见她们母女。

    林辞月听了这种言论,居然认为他们说的对。因为得不到林凌的青眼相待,便将气都撒在母亲身上。她以前该是多么混账,竟会如此不孝!

    如今林辞月只觉得满心悲凉,女人在林家不过是个生育机器,生了儿子就一步登天,生不出来就要被人唾骂。

    若非看在母亲的娘家,怕是林夫人早就易主了。

    弑母之仇林辞月永世难忘,她红着眼睛慢慢起身,一步步逼近萧姨娘。

    萧姨娘被她这个样子吓到,连退好几步,满头华丽的饰物相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林辞月,你干什么,你父亲罚你跪着,你连他的话都不听了!”

    什么?父亲罚跪?

    她的脚步一滞,神情诧异,萧姨娘满腹狐疑地看着她,刚要张嘴骂她,林辞月先她一步出声:“我且问你,现在是哪一年?”

    萧姨娘被她盯得发毛,又被她这莫名其妙的问题意外到不自觉地往后挪了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天启十年。”

    林辞月喃喃道:“天启十年,为什么偏偏是天启十年......”

    这一年她十六岁,是她最年少无知的一年,也是她失去母亲的那一年,更是她嫁给沈煜城的那一年!

    她按住额头,闭了闭眼,一阵眩晕袭来。

    “月儿,你怎么了!”一双温柔的手扶住了她。

    世间唯有一人会用这样轻柔的语气和她说话,林辞月扭头,就见名字早已刻在灵牌上的母亲好端端地站在她面前。

    依然美丽,依然端庄典雅,林辞月热泪再次流出:“娘......”

    这一声“娘”,她盼了整整五年!

    她紧紧抱住母亲,这五年的委屈、痛苦、不甘、愤恨......全部涌上心头。但更多的还是欣喜,她竟然重生在了母亲被害死之前,这一世她定要护得母亲安好!

    林夫人怜爱地摸着她的头,为她拭去额角的汗水,眼泪也止不住地流:“娘来晚了,热坏了吧,娘已经求了你父亲,咱们先回去休息。”

    林辞月点点头,抬腿刚要离开,就听萧姨娘找回往常带着嘲讽的声音:“这就走了,我同意了吗?”

    林夫人刚要说话,林辞月已经冷着声音开口:“你没听到吗,我娘已经求了父亲。”

    她微抬着下巴,不怒自威:“还有,这个林府,从来只有一位林夫人,又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

    这种压迫令萧姨娘一阵心惊。

    林辞月平日里对她这个姨娘从来都是万分尊敬的,如今怎么跪的时间长了生出了脾气?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她们已经离开了。

    林夫人忧心忡忡看着自己的女儿,眉头不自觉地皱起:“你怎么可以和萧姨娘这么说话,若是她又告诉你父亲......”

    林辞月打断了母亲的话,抱着她的胳膊撒娇道:“娘,你才是身份尊贵的林夫人,怕什么,她要说就让她说,我自有法子。”

    母亲在深闺中长大,到了适婚年龄就直接嫁给了林凌,她恪守着为妻者要贤良淑德那一套标准,不争不抢,一切都以林凌为主。

    林凌在南下巡访途中偶遇萧姨娘,她便欢喜地迎她进门,还和她以姐妹相称。

    以真心换真心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成立的,林辞月和母亲都没能得到。

    林夫人微微摇头,想说些劝诫的话,可是目光触到她犹带泪痕的脸又将话咽了进去。今日的女儿和往常很是不一样,莫非是在耍什么小性子?

    只能求她不惹出什么祸端才是。

    “月儿,这次你太胡闹了,嫁人这件事岂是你能儿戏的?”

    林辞月脚步一顿,她想起来自己为何受罚了。

    准确的说,这个罚是她自找的。

    她重生的这个时机实在巧妙,眼下镇国侯府已向林家求亲,林家的两个女儿都已到及笄之年,嫡女林辞月十六岁,庶女林辞烟十五岁,都可以出嫁。

    前一世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林辞月第一反应是排斥。毕竟母亲嫁与父亲后生活并不幸福,甚至处处受萧姨娘的牵制,她那是太自卑了,害怕自己嫁过去也是如此。

    可林辞烟与她的想法截然不同,林辞月不想,她是想的,因为早晚要嫁人,既然如此还不如早日选一个如意郎君。而在她了解沈煜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