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 1 章(1/3)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穿成反派保护神》求收藏~  天启十五年,冬。

    云济都城丽安似往年一样被覆盖在一片白雪皑皑中,只是今日的北风呼啸不停,不时就卷起漫天碎雪,寒意着实逼仄。

    银灰色的巨大云块笼着这座城池,饶是最繁华的街道也不复往日热闹,鲜有行人。偶有几个皆步履匆匆,裹紧棉衣,生怕寒气侵体染上风寒,更别说这城内稍偏之处。

    镇国侯府的高门大院外伫立着一对儿石狮,石狮身上的积雪被狂风吹散,露出雕刻颇有气势的纹路。它们的目光凶恶,将辟邪显威的本事发挥到极致。

    然而屋内却与屋外一般死气沉沉,在这寒冬中似与世隔绝,又似在等待什么暗号。

    直至一道慌乱叫声刺破这份诡异的安静。

    “不好了,世子妃难产了!”

    这是林辞月力气耗尽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与此同时,她仿佛也听见一道微弱的啼哭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才再次传来虚虚实实的声音:“这个孩子怎么办?”

    孩子?她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

    “林辞月已经死了,这个孩子留不得!”说话的那人声音像猝了毒一般冰冷,激得林辞月骤然清醒过来。她抬眼望去,发现竟是侯府贵妾马安安。

    马安安一身华服立在一旁,指挥稳婆动手。

    稳婆闻言犹豫了下,脸上的皱纹都在颤抖,似乎不忍心。

    马安安秀美的眼中迸出凶光,说话声音再次拔高一度,听着十分尖锐:“还磨蹭什么,你可是已经收了银子!”

    稳婆立马狠下心,拿起厚重的被子,捂上了孩子的口鼻。

    不,不要!

    母亲的本能让林辞月冲上去想要护住孩子,却因为身上绵软毫无力气而滚落到冰凉的地上。

    她声音嘶哑,硬生生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住手!”

    屋内二人吓了一大跳,稳婆手中的被子掉落,马安安勉强扶着墙壁才没有乱了身形。

    伏在地上的女子脸色惨白,头发凌乱,有几缕因为汗水而贴在面上,狼狈至极,全然没有过去风光无限的镇国侯府女主人模样。

    马安安见她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扶着心口重新站正,压下刚才的惧意:“姐姐居然醒了,看来这是上天下的旨意呢。”

    林辞月双眼充血,死死盯着她:“你为何要杀我的孩子,他才刚出生!”说到一半她软了语气,苦苦恳求,“如果,如果我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冲我来,不要杀我的孩子,求你......”

    马安安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得格外嘲讽:“你和这个孩子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威胁。我不光要杀他,我还要再杀你!”

    林辞月愣愣地听着这句话,似是没反应过来,马安安面上浮起不耐的神色:“既然姐姐还有一口气,那便在一边看着吧!”

    刚才那一下几乎用尽了林辞月所有的力气,她无法起身只能在地上艰难爬行,每爬一步地上便多一条血痕,触目惊心。

    稳婆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世子妃原本那一双美丽的眼睛此时布满绝望的恨意,她根本无法与之对视,而且听完二人的对话她知道自己应该也活不下去了,只拼命摇头不敢再动手。

    最后还是马安安亲自捂死尚在襁褓内的婴儿,林辞月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孩子挣扎了两下手脚,本就不算响亮的啼哭逐渐消失殆尽。

    接着尸体被无情的丢在篮子里,像扯坏了的木偶。

    目睹一切却毫无办法阻止的她觉得胸口像是碎裂开来,呼啸的风穿膛而过。

    悲痛、震惊、愤恨……刹那间无数的情绪涌上心头,身上的痛楚远不及心中的万分之一,林辞月只觉得自己承受不住,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都处理好了吗?”

    一女子推门而入,给本就如冰窖般的屋内更添一抹冷意,但偏偏这人穿着桃红色的外衣,头上插着一支夺目的珠钗,像一朵开得正艳的花儿,脚步袅袅。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往日和林辞月关系最为亲密的庶妹,林辞烟。

    马安安看清来人,嘴角弯起,颇有些小人得志的作态:“这回,镇国侯府的世子妃是我的了!”

    林辞月原本还不确定,听见她亲口承认后只觉晴天霹雳,原来马安安处心积虑地谋害自己,就是为了坐上世子妃的位置!

    枉自己觉得她贤良淑德,亲自迎她进门成贵妾!

    可林辞烟为何要帮着害她?

    林辞月想质问,可是她此刻目光几乎涣散,只有呼出去却没进来的气儿。

    林辞烟缓缓走到她的跟前,从来都温柔的眼神一反常态,带着她陌生的倨傲。

    见林辞月胸口毫无起伏,这才屈身蹲下然后拉起她的手。

    掌心毫无温度,不似从前。

    林辞月挣了一下,林辞烟察觉到却毫不在意。

    她拔出头上的珠花钗,唇边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